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欲念(H)

想要他把她操到哭。

“祁先生。”她拱起身子,难耐地蹭了蹭男人精壮的腰腹,轻声哼哼,“快呀……”

“叫我什么?”

祁郁的眼神深得吓人。

他的手掌顺势伸进苏念的衣领里,握住她的奶子,狠狠捏了一下,“叫我什么?嗯?”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欲念(H)

“唔……”苏念媚叫一声,眼神开始变得迷离。

低低喊出他的名字,“祁郁……”

祁郁冷笑了一声。

另一只手解开苏念的扣子,抓住另一只奶子,包在掌心里揉搓起来,“苏念,你还是这么骚。”

苏念被他揉得很舒服。

主动攀上他,贴着他的耳廓娇声道,“嗯……我骚,快来操我呀,嗯……”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欲念(H)

声声媚叫,诱人刻骨。

祁郁一把扯落了她身上的衣物。

雪白挺硕的乳房裸露在空气中,丝丝凉意,刺激得顶端的乳头立了起来。

祁郁伸手托住其中一只,粗粒的指腹压在挺立的乳头上,揉搓,扣捏,肆意地玩弄。

“大了不少。”

他沉声得出结论。

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苏念身子轻颤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下身开始涌出水来,“唔……嗯……有E了。”

她迷迷瞪瞪地回答。

他的脸色却一点一点黑沉了下去。

“想要我操你?”

祁郁火热的大掌在苏念身上一一抚过,处处点火。

他抓着她的小手,带到身下某一处,把炙热硬挺的肉棒放了出来,“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满足你。”

苏念的意识恢复了些。

低头,看到了许久没有见到过的,属于祁郁的阴茎。

很粗很长。

正直挺挺地对着她,顶端还吐着乳白色的腥液,即使隔得很远,她也依旧能感受到棒身散发出来的灼人热度。

苏念看得口干舌燥。

咽了咽口水,舔了舔双唇,她俯下头,双手扶住棒身搓动了两下后,张嘴,把那巨大的阴茎含进去……

“嗯……”

男人舒服的叹慰声自喉咙里溢出。

再次抓住苏念的奶子,用了狠劲用力地揉捏拉扯,直到嫩生生的乳尖发红发肿。

粗长的阴茎抵到了喉咙口。

苏念晃着脑袋,不自觉的想逃。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思,祁郁嘴边勾起一抹冷笑,手掌按在她的脑袋上,用力地往下按。

“唔……”

肉棒太大了。

就这样深喉,苏念有些痛苦,喉咙里发出破碎的低吟。

乱了章法。

她的牙齿不小心磕到了肉棒。

祁郁闷哼一声,揪着苏念把她的身子提起来,对准她的花穴,狠狠地撞了进去!

“啊……!”

突然被插入,苏念整个人的身子都绷了起来。

“放松点。”祁郁大掌落在她的翘臀上,揉捏两下,重重地一拍,“想把我夹断吗?”

“嗯啊……”

小穴里酸胀得厉害。

苏念眼里都是娇媚的水,抬头看向祁郁,身子难耐地扭了起来。

这幅样子,让祁郁的肉棒又胀大了几分。

他掐住苏念的腰,下身抽动起来,一下接一下地撞到她的最深处,低头咬住她的锁骨。

直到口中尝到血腥味。

他瞪向自己身下已经迷失的女人,咬牙切齿道,“苏念,既然主动爬上我的床,就别想走了。”

身下又是狠狠一撞,“否则,我操死你!”

“嗯嗯嗯嗯啊……!”

回答他的,是苏念娇媚的叫声。

她高潮了。

————————

嗯,这大概是个重逢文……

闲着无聊瞎几把乱写,要是有人看,那就凑合着看吧

男人的性器在阴道里抽插,带来极致的快感。

苏念脑中炸开一片白光,她失声尖叫,花穴紧缩,浑身颤抖着泄了身。

祁郁清楚地感受到,湿滑的液体喷洒在他的龟头上,里头的穴肉蠕动着,包裹住他整个肉棍绞紧。

又湿,又热,又紧。

好爽!

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喘息。

低头,刚高潮过的小女人正张着小嘴喘息,眸子微眯着,眼神迷离。

可以看得出来——

她也很爽。

祁郁“呵”了一声,用手拍了拍苏念潮红的脸,“苏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嗯?”

苏念整个人还未从高潮的余韵中出来。

听到祁郁的话,勉强睁开眼,懵懵懂懂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那眼神很清澈,如未经人事的少女般单纯。

但,微微向上挑的眼角却妖艳得很,整个人像刚绽放的花儿,娇媚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看得祁郁心里直冒火。

那股火气,不停地往下身冲。

深深埋在肉穴里的肉棒又大了几分。

绞得更紧了。

“shit!”低咒一声,祁郁握住苏念的腰,一边大力地操干起来,一边说着荤话刺激她,“苏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

“不禁操!”

狠狠地冲撞,狠狠地操弄。

“呃……啊……”苏念顿时爽得叫了起来,胸前的乳肉荡出一圈圈的奶波。

她一边娇喘,一边笑起来。手臂勾住祁郁的脖子,娇声道,“也只有被你操,我才会这么快就高潮……”

“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