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粗鲁硬汉女主身材好|迷人的嫂子

“嘀铃铃……”李小孟的手机的闹钟铃响了。


李小孟通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心“突突”地在跳。其实他根本没有睡着,来到这个宁静的三湾村已经一个多月了,这里山清水秀,宁静平和,每晚李小孟都睡得很香,今天是第一晚一直没能入睡。


(李小孟是刚大学毕业两年多的城里孩子,原本大学时有个女朋友,毕业后却出了国,原先约定两年后回来,哪知李小孟在苦等两年后却收到女友的消息,决定在国外定居了,不再回来。


心情遭受巨大打击,自然无法安心工作,不久后,李小孟的工作也丢了,遭受双重打击的李小孟来到了三湾村,这个偏僻却又美丽安静的乡村,打算在这里休养生息一阵,平复自己饱受打击的心灵,然后再回去重新开始生活。)


李小孟一看时间,正好午夜0点。这时的三湾村已经陷入一片宁静,只有夏日的虫鸣和阵阵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农村的人都睡得早,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已入睡。


想起今天白天和张婶的约定,李小孟的心跳的更激烈了,这会儿张婶应该正等着自己。


李小孟轻轻地摸下床,他没有开灯,怕惊着王伯。自从来到这个三湾村,李小孟就一直租住在王伯家。


王伯的两个子女都到城里打工,只留王伯和他老伴两人住在家里,李小孟花了200元租了一间还不错的房,虽然比不上城里现代,但干净、宽敞,而且才200元每月,农村人就是实在。


李小孟穿上裤子和汗衫,轻手轻脚出了门。外面月光皎洁,虽然没有路灯,但依旧看的很清楚,李小孟此时的心“突突地”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血气方刚的年龄,想起连日来张婶不断在眼前晃荡的丰腴的身影,李小孟终于明白什么叫“迫不及待”了。


月光下,李小孟快步小跑了起来。好在张婶家离的并不远,走出两百多米,绕过村里那棵千年老樟树,拐个弯就到了张婶家。


李小孟微微一推院门就开了,门是虚掩的,看来张婶正等着自己呢。李小孟进去,轻轻关上院门,拴上,然后走到左边那间屋的窗下,按照约定,李小孟轻轻敲了两下窗。


“是谁啊?”张婶刻意压低的声音。


“是我,小孟”


大约半分钟后,门“吱呀”开了,只见张婶穿着睡裙出现在了门口,一招手,“快进来。”李小孟连忙闪了进去。


“通”一声,门又关上了。


进门后是堂屋,走几步左拐再进一个门就是张婶睡的房间,也就是刚才李小孟敲窗的那一间屋。张婶名叫张玉梅,今年三十六岁,丈夫也去了城里工作,两个孩子一个16岁,一个15岁,都在城里念中学,平时寄宿在学校,只有周末或者放假才偶尔回来,所以平时只有她一个人独住。


在跟着张玉梅屁股后面进屋的这几步路,李小孟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张玉梅薄薄的睡裙下那兀自扭动的丰硕臀部看,借着月光和房里台灯的微光,那落隐落现圆滚肥硕的臀部是那样诱人……李小孟不由地热血沸腾了!下面不由自主地开始鼓鼓地升旗!


“到底是城里来的大学生,挺准时的”。张玉梅把李小孟飞快地领进房,随手关上门,转了过来,面对着李小孟。““扑哧――”张玉梅低头掩嘴一笑,“都支起帐篷了,是不是猴急了?”


李小孟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下面的宝贝早把裤子顶的老高,不由为自己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还是个青涩的大男孩。但李玉梅那娇羞的一笑,令他更加难以把持,此时已是箭在弦上,已经顾不上不好意思了,“是啊,李婶,想了一天半夜了。”


“那来吧。”张玉梅说。到底是过来人。


仿佛得到了圣旨,李小孟喘着粗气一把抱了上去,火热的嘴唇对着张玉梅殷红的双唇疯狂地吻了上去,“婶,我要。”双手情不自禁地摸索张玉梅的后背、腰,继而往下滑到两扇肥硕的臀部,然后停在那里长时间的抓捧。


尽管没有多少女人的经验,但年轻的本能告诉李小孟,那里是他向往的归属、极乐的天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人肥硕的臀部一直最吸引李小孟的目光,甚至远胜同样令男人销魂的双峰。


“唔……”张玉梅本想挣脱,但显然她也立刻享受起了眼前这位年轻小伙的火热般的热吻,四瓣嘴唇狂热地亲吻在一起。片刻后,张玉梅终于挣脱开,“瞧你猴急样,先脱衣服吧,婶子一整晚都是你的。”


李小孟有些颤抖的三下五除二地脱掉自己的衣裤,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张玉梅,张玉梅不急不慢地褪下睡裙,解下内裤和文胸,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肥硕的臀部,高耸的双峰。


这样成熟女人的胴体李小孟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大学时也谈过女朋友,但是和眼前的张婶比,简直就是没有发育好的小鸡崽子。李小孟双眼不禁要冒出火来。


“来吧。”张玉梅关掉台灯,躺到了床上。透过窗外皎洁的月光,白花花的一大片摆在李小孟的面前。


李小孟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身体在激动地微微颤抖。在趴到张玉梅身上的一刹那,李小孟激动的呻吟了。那柔软,那丰润,那成熟女人的体香,像大地母亲一样托载着李小孟年轻的身体,李小孟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幼年时母亲那温暖、安全的怀抱,但又比幼年时母亲的怀抱令人销魂一万倍。


“你来。”张玉梅搂着李小孟,微微叉开腿。


李小孟喘着粗气耸动着身体,找着入口,却不得要领。


“呵呵,真是没用。”张玉梅嗔笑着腾出一只手去引领。


终于,李小孟的杵子找到了那片早已湿淋淋的丰润地,顺畅地滑了进去。


“嗯哼!――”,在交接滑入的一刹那,男人女人几乎同时发出的闷哼声从这个夏日午夜的屋子里传出,虽然低低的,似被有意压抑了,却从窗外四周的虫鸣声中突围而出,依旧清晰、依旧销魂。也就在那一刹那,李小孟从心里呻吟了,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舒服了。


尽管李小孟大学时也谈过女朋友,但那时的李小孟纯的很,几乎没有和女友做那事。唯一的一次,几乎要进去了,女朋友却说疼,女友瘦瘦的,还一天到晚说要减肥,李小孟只记得当时她那里干干的,自己也一点不舒服,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而眼前身下的这位张婶,和以前的小女友完全不同,是她第一次让李小孟尝到了什么才是真正女人的滋味。


李小孟死命抱着张玉梅丰硕的身体,头埋在柔软的双乳间,身体开始耸动起来,那种包容、那种温热、那种润滑,李小孟仿佛要窒息过去,大脑一片空白,这两年来的压抑、不快,好像顷刻间都远离自己而去,唯有眼前的无尽包容、承载,是自己无穷快乐的天堂。


张玉梅的丈夫也离家很久了,成熟丰腴而久旱的身体,被血气方刚的小伙火热地进入,那种畅快的感觉绝非笔墨可以形容。她只有温柔地搂紧李小孟,双腿夹紧他的身体,承受他一下一下的撞击。


在这夏日的午夜,最美妙的不是虫鸣蝉啼,而是男女欢快的交合声。


没多久,李小孟低低的闷哼起来。张玉梅搂着他的头,轻轻问:“怎么了?”


“婶子,我好像有一种要小便的感觉,我憋不住了。”


“傻瓜,那不是要小便,那是你要泄了。”张玉梅听着李小孟颤抖的声音,好像一下更兴奋了,闭着眼,更紧地搂住李小孟被汗液打湿的湿漉漉的头,“那是最快活的时候,泄吧,泄给婶。”


李小孟哼哼着像一头野兽一样最后重重耸动了几下屁股,大叫一声,紧紧压在张玉梅那片丰腴的沃土上颤抖起来,几乎同时张玉梅也大叫一声四肢八爪鱼般地死死搂紧身上的男人,随着男人的颤抖一起颤抖着,丰腴的沃土全部地承接着男人热烈地喷泄。


第02章诱人张婶


乡村的夏夜格外凉爽,虫儿们依旧欢快地鸣唱着夜曲,阵阵凉风吹过树梢,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仿佛在为虫儿们的夜曲轻和。


屋内恢复了宁静。李小孟依旧趴在张玉梅的身上,嘘嘘地喘着,回味着刚才的余味。


自从长成男人以来,李小孟从来没有这么酣畅过,那种极度的满足,彻底的宣泄,仿佛把他带入了极乐的天堂。李小孟的杵子依旧浸润在张玉梅丰腴、肥沃的山谷幽径里,他舍不得出来,那里已经是湿嗒嗒的一片……


良久,张玉梅轻拍了一下李小孟的屁股,“出来吧,压得婶子累了。”


李小孟刚要退出来,张玉梅却说:“先别。”说着,驼着身上的李小孟慢慢往床边挪了挪,伸出手拿了床边凳子上几张卫生纸,“好了,你下来。”


李小孟刚一翻身下马,张玉梅拿着纸的手忙去堵住那里。““小坏蛋,好多。”张玉梅熟练地擦拭起来,又递给李小孟几张纸,“你也擦擦吧。”


……


李小孟沉沉地睡去了。


不知是换了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没过过久,李小孟又醒了过来。窗外依旧月光如雪,他一看手机,才2点30分。


身边的张玉梅也正香甜的睡着,此时她正侧身躺着,脸朝床外,留着一个丰腴的后背对着李小孟。


借着窗外的月光,李小孟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位丰满的熟妇:常年的劳作,使得张玉梅始终保持着健美的身材,白皙丰腴的后背线条恰到好处的收拢在腰际,到臀这里又极具的膨胀开来,由于农村女人孩子生的早,身材往往恢复的好,已经36岁的张玉梅腰依旧不粗,这使得她肥硕的大屁股显得更加硕大。


李小孟的目光又被聚焦在张玉梅白皙硕大的臀部上了,这次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实,近在咫尺。那幽暗、丰润的臀缝哟。


李小孟的心又开始“突突”地跳了,丹田这里又开始呼呼的升温,杵子再次迅速的膨胀坚硬。


李小孟屏着呼吸,挪了挪身体,也侧躺着身子,从后面贴了上去,抚摸起张玉梅的屁股。“好大的屁股哟。”李小孟从心里感慨了,这里是孕育生命的沃土,是每个男人离开母体的地方,却又是男人长成后最想回归的地方,大自然真是神奇啊!


顺着屁股,李小孟的手指滑到了张玉梅的臀缝里,这里已经是湿淋淋的一片,李小孟下面的杵子激动地跳了两下,膨胀的几乎要爆炸了。他再也顾不得许多,挺着杵子,对着张玉梅的臀缝,凑了上去。


这回很容易,他一下就找到了入口,早已是湿淋淋的入口,顺畅地钻了进去。“喔……”李小孟禁不住快活地呻吟了,他再一次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


张玉梅被弄醒了。“小馋猫,又要啦?!”


“是的,张婶的大屁股太诱人了。”李小孟一边冲撞着,一边气喘着说。


“是吗?有多诱人?”


“简直是我的……天堂。”


张玉梅“咯咯咯咯”地笑起来,“到底是城里大学生,说话都好听些。”


“我整个人…都想…钻进去…”李小孟抱着张玉梅的屁股一边奋力地顶,一边气喘吁吁地叫。


“钻吧,钻吧”张玉梅闭上眼,任凭身后这个年轻男人恣意撞击着她的臀部。


……


不知过了多久,但明显比第一次长了很多。激烈的进出和冲撞终于停了下来。李小孟侧身趴在张玉梅的后背上颤抖着,他再一次在张玉梅那肥美的沃土里一泄如注,酣畅无比。


这一夜注定是李小孟终身难忘的一夜,他觉得自己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3点多的时候,他又趴在张玉梅身上折腾了好一阵子。这是第三次了。


“真是被你弄死了。”张玉梅嘴上嗔怪着,心里却乐开了花。丈夫已经好久不在身边了,即便在,也哪里比得上眼前这个小伙子这样勇猛坚强哦。


4点多的时候,李小孟又想来第四次,张玉梅不让了,“天快亮了,你得赶快走,农村人起得早,被人看到了婶子以后可怎么活?以后有的是机会,婶子慢慢给你。”


说着穿上褂子起身,催促李小孟快走,从后门走,这里不太容易被人看到。


李小孟无奈起身跟着张玉梅往后门走去,快走到门口时,看着张玉梅扭动的屁股,性子又起,从后面抱了上去,伸手就去扒她的内裤。


“说了不要了,天快亮了。”张玉梅提住内裤不让扒。


“很快,最后一次,我保证很快,好婶子。”李小孟近乎哀求地央求着。


“真是拿你没办法。”女人总是不容易坚持的。


于是李小孟把张玉梅挤到了墙角,两人一前前一后再次重叠在了一起。


……


乡村的公鸡开始打鸣了,李小孟终于溜回了住处,一夜折腾,这时他才感觉自己有点虚脱了,他要好好地睡一觉。


第03章老汉也偷情


太阳升起来了,清晨的三湾村又开始热闹起来,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开始了一天的觅食,村民们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打水,浇菜,喂鸡,打扫院子……


三湾村大部分的青壮男人都去了外地打工,近一点的在附近镇上,远一点的到各个城市里,留下大部分女人和老人呆在村里。


不过,近几年政府鼓励发展农业,给农村也有很多优惠政策,再加外面的世界也不太好捞,陆陆续续有一些男人也回了村里,干起了养殖和种植业,但总的来说,回来的人还是不多。


李小孟也是很偶然才来到这个三湾村给自己“休假”,失恋再加失业后,李小孟想找个宁静、安详一点的地方给自己好好休息一下,那些有名一点的江南古镇、水乡一类的地方往往消费偏高,李小孟毕竟大学毕业工作才2年多,积蓄有限,再说那些地方大都成了旅游景点,来往游客众多,早就破坏了原生态的那种味道,所以也不适合自己。


后来在网上偶然看到驴友的一篇日志,知道有个叫三湾村的地方,不仅景色宜人、宁静安详,而且还很好的保存着中国中部乡村的那种原生态的乡村味道,不正是自己需要找的地方吗?于是李小孟就毅然决然地来了。


……


李小孟美美地睡了一觉。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他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他睁开眼,仔细听,发现是隔壁房间传来的,是房东王老汉和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小孟觉得有点奇怪,房东王老汉和他老太婆同住,但这几日,他老太婆去了镇上他们小女儿家,他们小女儿刚生了娃,正坐月子呢,这次是去照顾女儿坐月子,起码要一个月后才回来,哪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你怎么这么急?”女人的声音,这声音有点熟,但李小孟想不起来是谁。


“能不急吗?早馋你了,像被猫挠似的。”王老汉的声音。没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王大伯,居然有这一面。李小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家住的那个城里来的大学生呢?别被他撞见了。”


“不会,他每天这个时候早出门了,天天这样,不会撞见。”王老汉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好似急不可耐的样子。


“快让我进去,想死我了”。王老汉的声音都变了,充满了淫靡的味道。


“就知道进去,鱼饲料的事情你明天必须帮我办妥了,否则别想进。”


“一定办妥,一定办妥,快点……。”


“唔,嗯哼――”女人好似痛苦又好似舒服地一声呻吟,接着王老汉也“哼哼哼哼”地哼唧起来。紧跟着是“咯吱……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是床板发出的。


李小孟被这突忽其来的一出活春宫听得热血沸腾。他不由自主地从床上下来,悄悄走到墙边,想听得更清楚。李小孟突然发现自己房间和隔壁王老汉的房间中间堵死的门上有一扇气窗。


(本来这两个房间是有一道门相通的,但为了出租,王老汉把这扇门堵死了,但气窗留着),李小孟大喜,他赶紧悄悄移过来一张凳子,轻轻爬了上去。


李小孟蹑手蹑脚,每个动作都又轻又慢,生怕惊动了隔壁,不但尴尬,还会错过一场现场版好戏。李小孟终于站稳到了凳子上,


现在只要把头伸上去,就可看到隔壁房间的一切了。


李小孟的心“通通”地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了,而隔壁正搞的热火朝天,丝毫没有发现这里的一切。不知是靠的近了,还是激战的更猛了,床板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比刚才更响、更急。


第04章老汉耕肥田


李小孟屏住呼吸,双手扳住门框,慢慢的,慢慢的……终于把头伸了上去。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被眼前这活色生香的一幕震撼了:只见王老汉正赤条条地趴在一个白花花的女人身上,卖力地蠕动着。


床的摆放,正好是头尾呈一直线,正对着气窗,所以李小孟一探出头,正面映入眼帘的就是王老汉那黝黑的后背,光溜溜的屁股以及女人的两条白腿。因为被王老汉整个后背挡着,女人的面貌看不见。


王老汉其实并不很老,也就50多岁,常年庄稼地干活,人晒的黝黑,皮肤粗糙,所以看着显老。因为常年体力活,骨骼练得粗壮,身上虽无脂肪,却也不显干瘦。


王老汉闷哼着,似乎更使劲了,身体开始耸动起来,每耸动一下,喉咙里就发狠似地“嗯”一下。从李小孟这边看去,他黝黑后背上的肌肉线条都显露了出来,手臂上的青筋也一根根暴了出来。


女人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断断续续地发出几声“嗯哼”声,声音很低,好像是刻意压抑着。


“这个秋子,真是便宜他了,娶这么个尤物。”王老汉边颠边嘟囔着。


“你少废话,快点弄。”女人似乎有点烦他。


“呵呵,我好,还是你家秋子好?”王老汉猥琐地笑着问。


女人没理他。


王老汉低下头去亲,女人把头一歪,不让亲。


王老汉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一阵疾风骤雨似的猛攻,直把那张旧板床摇得“咯吱咯吱”乱响,几乎散了架。


“喔……”女人迷离地叫出了声,叉开的双腿只往中间夹。


“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王老汉边猛攻边又低下头去亲,这回女人似乎只顾呻吟没顾得上躲了,被王老汉胡须拉扎的嘴堵个正着,发出压抑的“呜呜”声。


李小孟哪见过这种阵势,早已口干舌燥的他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来。他心里是又惊又喜又嫉又恨……五味杂陈。惊的是外表朴实的王老汉搞起女人来居然比小伙子还厉害;


喜的是这么一出活春宫居然被自己这么清晰地看到了;嫉的是又老又黑又枯的王老汉居然能享此艳福,自己年轻帅气怎么也比王老汉强过百倍;恨的是男欢女爱应该你情我愿,王老汉不该乘人之危,用鱼饲料为条件来占有这个女人……


正寻思间,只听得一声叫喊突然从屋外传来,“老王头在家吗?”


正奋力搏击的王老汉猛然停停下,李小孟也吃了一惊,忙从凳子上下来。


“谁啊?”王老汉的声音。


“是我,徐老三,三缺一,喊你打麻将呢!”


“大白天打啥麻将,我这正有点事儿呢,改天吧。”


“那好吧,我找老陈去。”


一分钟的平静……


李小孟感觉自己体内的热流再次升腾,他忍不住又悄悄爬上了凳子看,只见屋内两人已经站在了床下,王老汉正从后面抱着女人奋力地撞……


因为女人侧立着,李小孟还是看不清她的脸,只看到她一身丰满的白肉,高耸的双乳,梳一支马尾,额前几缕略微凌乱的乌丝随着身后王老汉的撞击不停地晃动……


特别是那个承受撞击的白皙丰臀是那样圆润硕大,似乎比张婶的还要圆还要大……


……


已经是初夏,下午屋外的阳光烤的空气火辣辣的,雄知了不知疲倦地啼叫着,它们是在吸引雌知了(在这燥热的夏季,看来不光是人,就连动物也一样春情勃发),而据说一旦雄知了为雌知了交配受精成功,雄知了很快就会死去,但为了体验那美妙一刻,完成物种延续的神圣使命,雄知了们依然前赴后继,大自然真是奇妙啊!


……


此时屋内已经恢复了平静。


“我老王头没白活……真是死了也值咯……”王老汉趴在女人后背上悠悠地说,他还舍不得分开。


“好了,我得走了。答应的事不要忘了。”女人拨开王老汉抱着她的手,身子往前一挺,两人终于脱开了。


看的浑身火烫的李小孟刚想看清楚那女人是谁,哪知一不小心,左脚一踩空,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掉下凳子去,却踢到了凳子边靠墙摆着的扫帚,扫帚随即倒地,发出“啪”的一声。


“是谁?”隔壁王老汉惊恐的声音。


“这下糟了。”李小孟尴尬异常,不知道怎么办好,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正当他不知如何


应对的时候,窗台边一只猫发出了“喵”的一声。


“原来是只猫,不用怕。”王老汉的声音。


“吓死我了。”女人的声音。


李小孟心里吁了一口气,“称他们没打扫好战场,一时出不来,我还是先走吧。”想着,李小孟下了凳子,用钥匙轻轻带上门,先溜了出去。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这时才觉得腹中饥饿,去村上的小吃部吃碗面吧,李小孟想着轻快地走了。


第05章香艳的林嫂


不一会儿,李小孟来到了村里的小吃店,叫三湾小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