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臣江充是造就西汉巫蛊之祸的根本原因吗?

我是曹城少年,我来回答。


在说巫蛊之祸之前,我们先简单了解巫蛊是个什么的事情。其实巫蛊就是自我内心对仇敌仇恨的非科学的表现形式。具体的外在表现就是做个假人,写上被诅咒人的生辰八字,再用细长的针,把假人扎成刺猬一般。在电视剧中,总是很能生灵活现的表现出来。在古代的时候,由于科技水平不发达,大家的认知非常的有限,对一些现象不能解释,只能说是非自然的,来自天的奖励或处罚。而“巫蛊”的历史可以追朔到远古时期,从远古到西汉这是个漫长的过程,而“巫蛊”的影响从来就没有让人平静过。



西汉的巫蛊之后要从公元前94年说起。


公元前94年,雄主刘彻有件高兴的事情,他有个儿子出生了,皇子刘弗陵。此时刘彻63岁,老来得子自是人生一件乐事。皇子弗陵的母亲就是赵氏,来历自然有几分传奇色彩,说是刘彻巡狩的时候,路过河间(就是现在的河北),负责占卜的官员说是这个地方有个奇女子,汉武帝刘彻自然很高兴,美女对当权者的吸引力仅次于权力,何况是奇女子。于是,命令官员马上寻找,不多时,官员便带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奇特的地方,就是双手握成拳状,十多年来一直都没有伸开过。汉武帝刘彻见状,用手轻轻一掰,少女的手便舒展开来,舒展开来的还有少女的心。只见手掌中有一只精致的小玉钩,汉武帝刘彻深以为奇,便把她带到宫中,由此深被宠幸,号称“拳夫人”,又称“钩弋夫人”。


皇子弗陵的出生也是有几分奇特,没有七彩祥云,也没有百鸟争鸣,而是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才顺利生产,相传尧帝也是十四个月才生的,武帝也认为奇特,于是下令,把钩弋宫宫门改为尧母门。武帝宠爱自己的幼子,自是没有错,但身边的奸邪之辈,会随意揣测圣意,这就难以让人提防了。下面的宵小感觉太子不得武帝的宠爱,转而巴结钩弋夫人,这是权力的悄无声息的转变。


这一年,汉武帝刘彻也发现了一个人才,这个人叫江充,此人仪表堂堂,身体魁梧,衣着舒适而华丽,谈吐不凡。汉武帝刘彻拜为直指绣衣使者,让他督察皇亲国戚、近臣百官的行为举止是否越礼坏法。江充检举参劾,毫无避讳,很是得到汉武帝刘彻的信任和赏识。其中,有一次,太子刘据派使者去甘泉宫,车辆行驶在皇帝专用的“驰道”上,江充发现后,把人逮捕问罪,太子刘据知道后,让人求情说,不想让汉武帝刘彻知道,以免责备对下属管教无方。毕竟武帝和太子之间不仅仅是父子,更是君臣,皇家无父子,是帝王家的无情。而江充发扬了亲疏不分,不畏权贵的作风,对太子不理睬,还是告诉了汉武帝刘彻,此事,让江充威名远扬,酷吏的威名远扬,自是多了几分远忧。这件事毕竟让太子和江充发生点了不愉快。


汉武帝住在建章宫时,看到一个男子带剑进入中龙华门,怀疑是刺客,但是卫兵无能,未能抓获。这时,汉武帝正诏令各地紧急通缉阳陵大侠客朱安世,于是公孙贺请求汉武帝让他负责追捕朱安世,来为其子公孙敬声赎罪,汉武帝批准了他的请求。丞相公孙贺的夫人卫君孺,是卫皇后的姐姐,公孙贺因此受到宠信。公孙贺的儿子公孙敬声接替父亲担任太仆,骄横奢侈,不遵守法纪,擅自动用北军军费一千九百万钱,事情败露后被捕下狱。


后来,公孙贺果然将朱安世逮捕。朱安世却笑着说:“丞相将要祸及全族了!”于是从狱中上书朝廷,揭发说:“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他得知皇上将要前往甘泉宫,便让巫师在皇上专用的驰道上埋藏木偶人,诅咒皇上,口出恶言。


一石激起千层浪,汉武帝刘彻闻之,勃然大怒,令人详查。汉武帝刘彻知道这个关乎外戚,更是对自己皇权的试探。皇权至高无上,绝不能允许有任何的挑衅。


最后,公孙贺被逮捕下狱,经调查罪名属实,父子二人都死于狱中,并被灭族。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及卫皇后之弟卫青的儿子长平侯卫伉,都因此事而被处死。 卫氏外戚遭到重创,卫皇后子夫已经失去了弟弟卫青(已病死),而她的外甥也被处死,自是人生无常,帝王无情。


愤怒,让人失去理智,帝王的愤怒,更是会造成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惨剧。谁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惨剧。本以为是个结束,没想到只是个开始。


欲望是让人难以捉摸的东西......


欲望是让人难以捉摸的东西,皇权更是让人难以捉摸。


和卫氏有关的巫蛊之乱,让汉武帝刘彻的内心隐隐感到不安。太子是储君,大汉帝国未来的雄主。想想自己悉心照顾,精心培养的接班人,仁慈宽厚如斯,温和谨慎如斯。与己多不相同。


想想自己的一生,北击匈奴,南收百越,东并朝鲜,西通西域,征讨不服,威加四方。最终的愿景不就是创造一个太平的帝国,好为后世子孙留一个清明的盛世。太子也是卫皇后的儿子。


此时,京城长安已经聚集很多以左道旁门的奇幻邪术迷惑众人的巫士,无所不为。一些女巫来于宫中,教宫中美人躲避灾难的办法,多在房间放置木人,私下里祈祷,多为后宫女人的心里的自我安慰。女人的心是善变的,也是善妒的。争风吃醋一直都是后宫女子的重头戏,如同家常便饭日日上演。女人的妒忌多是毫无理性的,尤其是后宫的女子。慢慢私下的巫蛊就成了诅咒皇帝的祸乱。汉武帝刘彻深以为然,大怒,将被告发的人处死,后宫妃嫔、宫女以及受牵连的大臣共杀了数百人。一时之间,整个后宫死寂沉沉,空气中弥漫着恐惧的气息,似乎死亡随时会降临,人人自危。汉武帝产生疑心以后,有一次,在白天小睡,梦见有好几千木头人手持棍棒想要袭击他,霍然惊醒,从此感到身体不舒服,精神恍惚。江充自认为杀伐太重,与仁慈宽厚的太子刘据做事方式多有不同,而汉武帝年纪已老,害怕皇上去世后被太子诛杀,便定下奸谋,说皇上的病是因为有巫术蛊作祟造成的。再加上身边黄门苏文之类宵小的谗言碎语。小人的好话,虽然悦耳,但不宜多听,多听乱神,小人的坏话,更是无情,像是不见血的刀子,杀人于无形。汉武帝刘彻思考着认真分辨这些话哪些是好话,哪些是坏话。双眼似乎已经没有了精神,身体难说的不适,想想最近的巫蛊时间,他强打精神,睁大双眼,发出命令派江充为使者,负责查出巫蛊案。江充率领胡人巫师到各处掘地寻找木头人,拿着皇命干着自己的私事,把从前陷害自己的,说自己坏话的,或者对自己的未来不利的人,统统抓起来,以巫蛊之祸治罪。多有人屈打成招。从京师长安、三辅地区到各郡、国,因此而死的先后共有数万人。


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一日,汉武帝刘彻年老多病,在甘泉宫静养。江充不觉的他已经杀害了更多的人,更不会相信善恶有报,阴私报应之说。迷失在疯狂的权力欲之下。暗使人在太子所居宫殿埋下木偶、布锦等。随后,江充以圣上之名对卫皇后和太子的住处,多家搜查,掘地三尺。卫皇后处无所获。太子刘据身清影正,毫不在意,却不知被奸人所害。当在太子的住处发现木偶时,惊惧万分,不能自明。此时,他的老师告诉他,皇上在甘泉宫养病,太子和皇后派使者而不能见,皇上是否还在,未可知也。难道忘记了秦朝太子扶苏的事情了吗?而此时,江充逼迫甚急。太子无奈,杀死江充,动门客,开武库,起卫兵,放囚犯,一时之间,整个长安,陷入一片火海。黄门苏文逃出,到甘泉宫,告之汉武帝刘彻,武帝大怒,让丞相刘屈牦率领军队镇压。双方激战五日,太子刘据败逃,此时的长安,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汉武帝刘彻遂杀太子老师及众门客,灭族,其他官员及士兵发配敦煌郡。


天子震怒,臣子无不惊恐,这时有个壶关三老茂上书曰:“臣闻父者犹天,母者犹地,子犹万物也,故天平,地安,物乃茂成;父慈,母爱,子乃孝顺。今皇太子为汉适嗣,承万世之业,体祖宗之重,亲则皇帝之宗子也。江充,布衣之人,闾阎之隶臣耳;陛下显而用之,衔至尊之命以迫蹴皇太子,造饰奸诈,群邪错缪,是以亲戚之路鬲塞而不通。太子进则不得见上,退则困于乱臣,独冤结而无告,不忍忿忿之心,起而杀充,恐惧逋逃,子盗父兵,以救难自免耳。臣窃以为无邪心。《诗》曰:‘营营青蝇,止于籓。恺悌君子,无信谗言。谗言罔极,交乱四国。’往者江充谗杀赵太子,天下莫不闻。陛下不省察,深过太子,发盛怒,举大兵而求之,三公自将。智者不敢言,辩士不敢说,臣窃痛之!唯陛下宽心慰意,少察所亲,毋患太子之非,亟罢甲兵,无令太子久亡!臣不胜惓惓,出一旦之命,待罪建章宫下!”


意思就是说,家庭和谐,才能子孙孝顺,太子时未来的储君,身份高贵,不是随意胡来的人,只不过被一时得势的小人逼迫,最后不得已自保罢了。谗言应止于智者,不止,就会天下大乱。此时,汉武帝心中,想着刚自杀的卫皇后,想着曾经的种种,更是思念太子刘据。已有醒悟。但并未发出赦免诏书。后来,太子刘据在湖县被发现,以防被小人侮辱,感叹“父不知子,子不知父”,自杀而亡。太子败后,其妻史良娣、长子刘进、子妇王翁须、女儿(皇女孙)皆在长安遇害,唯有皇孙病已,关于狱中,狱卒怜悯善养之。


汉武帝刘彻听到太子自杀的消息,懊悔不已,更是相信江充逼迫太甚,根据多方调查,太子完全是被逼上绝路的。令人详查巫蛊之案,结果令人震惊,多是相互诬告,多有不实。随把江充满门抄斩,苏文烧死,所有陷害太子的一并斩杀。汉武帝怜悯太子,建思子宫,望子台。


血腥残酷的巫蛊之祸,暂告一段落。汉王朝统治的根本已经遭到动摇。


从整个“巫蛊之祸”来看,更像是皇权和外戚的斗争,武帝感觉自己的皇权得到威胁,所以找了个巫蛊的由头把一些外戚肃清,最后没有想到自己的爱子也在这个“巫蛊之祸”中丧命,这个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这样看来,江充的“巫蛊之祸”只不过是个导火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