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陌生老汉快点受不了了快_冷情总裁的诱人萌妻

“杰森,回来自己去十二楼跟财务说,你这个季度的奖金取消了!”

“什么?老板,不用这样吧。那个小东西她是自己.......”杰森一向知道老板的喜怒无常,但不至于为这女人逃跑就扣他奖金吧。

“下个季度的也不用领了!”凌子烈冷清的,头也不抬的说。


杰森立即意识到,他如果再喊一句“小东西”,老板很有可能直接杀过来将剁吧剁吧扔出去喂鸟,默默擦着鬓角的冷汗,那小东西将来有可能是个活祖宗啊!

凌子烈合上文件:“查一下赵桂香的住址,尽快报给我!”

田小萌耷拉着脑袋木然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心里纠结着一夜之间天旋地转的身份。

耳朵里传来本市娱乐播报女主持人甜腻的嗓音,田小萌不禁抬头。某商场门前大大的电视屏幕上,正播着今日头条:

“......据悉,凌氏集团总裁候选人凌子烈已于近日传出已婚消息,新娘系本市在读大学生……凌、白两家联姻缔造商业帝国的传闻被证实纯属讹传,而凌、于、宋、白‘四大家族’不敌合久必分的传闻也不攻自破......”

田小萌听着,欲哭无泪。

“在读大学生?”是她吗?她那个处心积虑要将她嫁入豪门的妈,这次,终于如愿了!

中午时分,田小萌果然回到与养母租住的那两间简陋的平房里。可是这里早已经人去屋空,除了满地仓惶落逃的痕迹,她再难找到关于养母的蛛丝马迹。

以前为了躲追债的那些人,她与养母无数次这样匆忙逃窜,只是这次,养母自己逃了,将她留下来,作为别人待宰的羔羊……

田小萌无助的环视一眼空空的屋子,蓦然看到墙上养母留下的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田小萌,识时务者为俊杰!

呵……,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养母留给她的最后的劝告吗?田小萌不由得悲从中来,可是没容她过多悲伤,就听门外传来几个男人的声音:

“威哥,就是这里,姓赵的女人和她女儿就住在这里……”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瘦小男人引着一个膀大腰圆的矮男人走近。

“那个老女人是没什么用了,可是她那个女儿倒是水灵啊,弄不到钱,把她弄回去向老大领赏也不错哦......”

田小萌闻言,慌乱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是一眼望穿的房间连个遮挡也没有,情急之下,田小萌看见敞开的后窗,便毫不犹豫的翻窗跳了出去。

这么多年跟着赵桂香,别的本事没学会,逃跑的本事还是学了不少的!

门外的两个男人听到动静,立刻追了出来。田小萌慌不择路,四处乱窜。

只是,早上那个可恶的男人,从昨晚到今早毫无节制的折腾她,到现在她走路腿都打飘,何况要跑路?

“站住......站住......听见没有?”田小萌听着这要命的喊声,拼尽全身力气向前跑,突然脚下一软,就要倒地。在即将摔倒的刹那,不知从哪里伸出来一只大手,结结实实的揽住了她。

“臭小子,放开她,她是我们老大要的人!”追过来的人见田小萌被一个戴着宽大墨镜的高大男子搂在怀里,顿时暴躁起来。

“上车!”

田小萌还没顾得上看接住她的男人,就被他大力一推,自己便安然坐进了他宽敞的车里。

“你们老大?冷纪云什么时候调教手下这么无方?告诉他有胆就找姓凌的来要人!”凌子烈正眼都不看那两个人,边说边上了他那辆霸气的有点骚包的路虎,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威哥,我没听错吧,他敢直呼冷先生的大名?况且,我们老大的老大的老大才是冷先生。那他......”小胡子男人细细回味后,一脸惊悚的样子。

被称作威哥的男人双腿也顿时开始打颤:“妈的,这可能是尊大佛!”

汽车载着她一路向前飞奔,田小萌隔着后车窗看一眼被远远甩的的那些人,十分解气的冲他们做了个鬼脸。

“哼,有本事你们追啊?”

说完转头回来,打算跟救她的人道谢,在目光扫过这个男人脸的时候,田小萌吓得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

“怎么,怎么是你?”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不是我,凌太太打算让谁出现来英雄救美?”男人摘下墨镜,面无表情的反问她!

“啊?没……没有!”不争气的舌头又开始打结!

“刚警告过你,你就开始不安分,看来你记性不太好啊,我是不是该让你长长记性?”凌子烈说着,将车停在路边,迅速解下安全带就附身过来,逼到田小萌面前!

“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你又想……?”田小萌忽然想到昨晚和今早的事,羞愤的欲言又止!

“看来你挺期待啊?”凌子烈近在咫尺的气息扑打在田小萌的脸上,弄的她极不舒服,费力撑着他的胸膛,与他保持些距离,田小萌尴尬的解释道:

“我没有期待,你离我远点……。”田小萌红着脸伸手将他的上身支出些距离。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生物?看上去冷若冰霜,怎么一提起这种事,立马就变色胚了!

凌子烈看他脸红的样子,心里顿时痒痒一片,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田小萌惊慌失措,小手重重捶打着他宽厚的肩膀。

“嗯.....嗯....,流氓,你放开我!”唇与唇擦过之处,发出田小萌挣扎的呜咽。

她无助的嗓音呜咽着求他:“唔......不要,不要在外面!”他似乎听懂了一般,恋恋不舍的从她唇上离开。喘息着注视着她惊慌失措并火速蹿红的小脸。

“放过你!”凌子烈邪孽一笑,轻轻在她唇上又啄了一下。

如果不是在外面,他显然是不会克制的。

凌子烈起身平静了一会,甩出几页资料在她面前:“签字!”

田小萌惊魂甫定,喘息着瞟一眼那几页纸,思索良机,不解的问:“你,不会是,要和我‘契约结婚’吧?”

“契约结婚?”

“就像小说、电视剧里的那样---契约结婚----就是,一开始,只有夫妻之形,没有夫妻之实,后来,就……”田小萌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连自己都听不见。

心里一个声音犀利的数落着她:田小萌啊田小萌,你到底是傻啊?天真啊?还是二啊?他都已经对你那样了,你还跟他提这事儿?找死呢吧你!

凌子烈忽然重重的在她光洁的脑门上弹了一下:“看来你理论知识丰富啊,我还真小看你了!”

“不过,你看清楚了,这是你的学费清缴通知!”凌子烈说着鄙夷的瞥了她一眼。

“还有,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早已行过夫妻之实!”

田小萌撇着嘴,揉着被他弹疼的额头,无言以对!

“不过,你倒提醒了我,关于你学费的问题,我的确有必要让你给我打个欠条!”凌子烈扬扬好看的眉毛,拿起那份学费清缴通知,在背面挥笔写下一份欠条!

“为什么?我都已经……卖身给你了!”田小萌不服,抛开自尊,与他争辩!

“你的‘卖身钱’早已被你养母卷走了。”他毫不避讳的剜她心底的痛处。

田小萌蓦地低下头,养母像卖掉一个物件一样,将她卖给了他,这着实让她心痛不已。她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卑微,莫名其妙的,她就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签了!”凌子烈命令她!

田小萌眼看逃是逃不掉了,倒不如多提几个对自己有利的条件,她咬咬着嘴唇,大着胆子和他谈判:

“我有几个条件!”

“说来听听!”凌子烈竟然表现出难得的耐心!

“第一,我必须住校。第二,欠你的学费还完了就放我走。第三,不准向外界透露我已婚的消息。第四,我......我还没想好......想好了随时增加。”田小萌说到第四条脑子忽然打结,气势也明显弱了下去!

“一、四条pass掉,其他的可以!签字!”凌子烈不假思索的说。

“为什么?我还得上学,有早自习,晚自习……”田小萌极力争辩。

“一、三、四pass掉!”凌子烈不欲和她争辩,直接冷硬的说道。

“可是……”田小萌急了。

“一二三四统统……”凌子烈毫不留情的继续逼迫。

“我签!!按你说的,一四pass掉......我签!”面对这个不近人情的怪兽,田小萌终于败下阵来,乖乖签了欠条和学费清缴通知!

“现在就回学校收拾你的行李!”凌子烈收起她签下的欠条,毋庸置疑地说。

“现在?可是我……”

“如果你更愿意待在这里,让那些追债的人把你带走,肉偿你养父欠的赌债的话,我不介意将你放下”凌子烈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去学校!”与其追债的人带走,还不如被他带走。

学校。

今天是周末,一眼望去尽是三五结伴外出的人群,草坪上到处可见情侣们依偎笑闹在一起的身影。田小萌撇着嘴深深的望一眼这惬意的一切,似乎,这样的闲适,她从未真正体味过。

从小跟着养父母东躲西藏的躲赌债,能坚持上到大二已是万分幸运。或许,她还是应该感恩吧。

感恩养母没有在她还不能自食其力的时候就扔下她,感恩她那么困难还是坚持让她读了书,也感恩现在最狼狈的时候遇到凌子烈这个肯为她出钱的大钱包!

只是,为什么要以“买、卖”这种一点都不浪漫的方式出现?

田小萌想着,心里不免落寞。不经意的回头瞟一眼坐在学校门口骚包车里,远远监督着她的凌子烈――车,相当扎眼。人,更扎眼!

田小萌浑身抖了一下:还是抓紧时间收拾行李去吧,这么个扎眼的大怪兽停在那里,一会指不定要引起多大骚动呢。

闷头紧走几步,田小萌脑袋忽然撞到一堵肉墙。

“嗯?”她本能的抬头。迎了一张自己朝思暮想很久的俊美脸庞。

田小萌的大学英语老师凌子默。

田小萌在入校的第一天,也如今天这般一脑袋扎进他的怀里。只是从那之后,凌子墨这个人就一脑袋扎进了田小萌的心里,拔都拔不出来!

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让她着迷,就好像春日的阳光,和煦温柔,所照之处皆是温暖一片!

“做什么去?着急忙慌的!”凌子墨含笑问她。

“凌老师!,”田小萌和凌子默打招呼,话一出口,脸上便绯红一片,?的她立刻低下头去。

“一个人?”凌子默一边问,一边饶有兴致的伸手撩了一下她披散下来的头发。

田小萌的心忽然就漏跳了一拍,她还不适应自己心仪的男生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

“嗯…”田小萌尴尬的点点头。

“凌老师,班里都在传你要离开学校的事情,是真的吗?”

“嗯,是的!”凌子默如实回答着,眼神始终在她脖子上留连!

“为什么?你教书教的好好的……”田小萌却浑然不觉。

凌子默收回目光,眼神里瞬间略过暗淡哀伤的眼神,转而笑盈盈的和她开着玩笑:“好好的吗?可我的学生次次都考个位数,让我这个老师很有挫败感啊。”

田小萌立时?的将头重新埋回胸前。为了缠着他补课,每次考试,她都将英语考的一塌糊涂。而每每看到他对着她做的卷子无奈的直挠头的时候,田小萌总会在心里笑出声来,然后理所应当的找他补课!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我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凌子默忽然就认真起来。

“还有比教书更重要的事?”田小萌问出这话就觉得自己唐突了,只是话已出口,收不回来了。

“这件事呢,以前没觉得多重要,不过以后会变的很重要。”凌子默似乎并不介意她的追问。

“那,我呢?”田小萌在心里默默的问。她都已经这么明显的表达自己的爱慕了,他不会还继续装傻吧!

“或许,以后我不教你,你的英语会好起来吧。”凌子默说着,意味深长的笑笑,似乎他早已洞察了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