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桌上腿张开张大点|空中激战

我不想再要挟你,也不会再要挟你,我就想跟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当我把这些事情对刘怡倩说完后,她懵了,足足近一分钟的工夫过后,她才讪笑着掩饰内心中的……赧然,她对我说,“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可怜我,不过我不用可怜,我一个人依然也会活的很好,我要活给所有欺负我的人看看,我会比他们任何人都要轻松快乐幸福,包括你这个臭混蛋!”

这很好,我也希望她能快乐幸福,但不能包括我啊,“你的幸福得由我来创造,以后你就是俺们老徐家的人了,你可不能偷偷摸摸的幸福,带我一起飞。”

“你可拉倒吧,信你?男人的嘴就好比大象的腿。”

在刘怡倩躺倒在床上后,我问她这个‘好比’是什么意思,她不解释。

我琢磨一顿也没琢磨明白,然后也就懒得琢磨着,直接将银行卡给她。钱虽然少点,但终究是我想帮助她的一片心意。

刘怡倩接过黏粘有密码的银行卡,问我,“怎么,可怜我?”

我摇摇头,“没有,我只是不想你再跟那个王八蛋有任何瓜葛。而且我认认真真地说一句,从今以后,你是我的,没有人再可以欺负你,谁也不行。”

在我郑重说完后,迎来的只有刘怡倩的嗤笑声,还有不发一语的评价。

我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就好了,信不信是她的事情。

将背对着我的她搂在怀里,我轻轻亲吻着她的耳垂,嗅着她发间的香味。

只是刚亲不多会儿,她的话就飘进了我耳中,“怎么,刚刚说完不欺负我,现在就忍不住了?如果你想要的话就明说,我直接脱裤子,任你欺负个够,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全都配合你,开后门都行,你说啊!”

我没说,我就是简单的想亲吻她耳垂,除此之外再没别的心思,甚至连拥抱着她身子的手都没有触及到她胸前,因为我怕自己忍不住啊种绝命的诱惑。

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的流逝,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在我以为她都睡着的时候,她的声音却突然再度轻轻传来,“王亮,谢谢你。”

我想,她是以为我睡着了,所以才会对我袒露真实的心扉,卸下了刚才的刺。

只是我没睡,所以我对她说,“怡倩,不客气,我喜欢你。”

在我说完后,她的身子莫名一紧,我都能感受到她双腿的微颤。

又是过了五分钟,她忽然转过身抱着我,更是凑上猩红的小嘴在我嘴巴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迅速将小脑袋埋进了我的怀里。

她没有说什么,而我也不需要说什么。

她此刻心里想的,我懂。而我想的,估计她也懂。

所以……她的白皙小手竟然摸上了我的平角小裤衩?!

“我曰,我是来和你谈纯爱的,怡倩,求你别这么饥渴好不好?!”

“不好!”

她不光说,她还做的更起劲了……

自从手握视频为要挟后,我始终觉得刘怡倩是个很容易收服的女人。但真的松开视频之后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而特错。

这晚她把我给撩的啊,这么说吧,我感觉蛋都憋大了好些。

她是主动放开了自己,劈开修长的玉腿任我采撷,可问题是她托底的小裤裤上贴着卫生巾啊,那个恨人,就感觉好像费事巴力的拆开一个杜蕾斯,结果却发现前后两头都是开口的,跟特么套袖似的,你说恨人不恨人?

关键是我让她解决她还不管,甭提手套丝袜那样的高要求了,就是普通的用她小手帮我解决下,她都明确拒绝,更是有恃无恐的叫嚣着:“有本事你强歼我啊!”

把我给气的啊,看到她扭转过头背对着我愈发得意的样子,我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强歼咋了,强歼你我不敢,我心疼你来了血亲,难不成我还不敢强歼你那双修长洁白的大腿了?

恰好她并得紧,所以我就悄摸的褪下了裤衩,然后趁她不注意,狠狠的擦着托底小裤裤给攮了过去。还别说,两条美腿夹紧再配合她身下隔着卫生巾的娇媚,舒适感还不错,堪比赵婷婷那只羞赧温润的小手。

刘怡倩当时就急眼了,“臭流氓你,你别弄,我难、难受……”

“难受你就受着呗,谁让你给我撩出火来的,我不管,今晚就这么玩了!”

“王、王亮,我掐、掐死……啊~!”

她具体要掐死谁我临了也没弄清楚,反正我就清楚她今晚香汗淋漓,在我完事后更是气嘟嘟撅着小嘴跟我抱怨,“腿都被你蹭秃鲁皮了,真是个流氓……”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跟刘怡倩手拉着手穿着制服从她宿舍内出来,周围那一个早起的空姐都懵了。其中还有个空姐肆意敞开了胸襟,露出了里面黑色的文胸跟火辣的半球。想来她是觉得在女宿舍内,露一露也没什么关系。

不过当刘怡倩看到后,大老远的伸手一指,她立刻咬住牙刷赶紧把衣襟给扣好了,脸色更是通红通红的,显然是将胸前的美好旖旎面对我,让她很是娇羞。

不过这只是个小插曲而已,真正的震撼,还是在于我跟刘怡倩的手拉手。

周围空姐无不背对着刘怡倩对我翘大拇指,她们玩笑时曾经说过,谁能泡到刘怡倩这个年轻版的灭绝师太那就好了,让她泡在爱情里甜蜜下,别那么冷脸。而今天我的作为,显然让她们感受到了春天的来临。

其实我也很想跟她们说一句:姐妹们,我也可以用爱温暖你们的身子!

但我走在栏杆旁,担心刘怡倩一伸手再送我迅速直线下楼,所以就放弃了。

不过刘怡倩确实也有了新的变化,空姐们难得的见到了她非面对乘客时的笑容,这让她们心情大好,更是时不时的伸出双手对我比心,感激我融化了灭绝师太。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我们都忙于工作,上午厦门晚上济南就是我们最真实的写照,我甚至琢磨着要不要兼职当个两城快递员,这带货速度保准比顺风快得多。

当然了,在飞机上的工作时间更幸福,偷空闲忙的我就会找到刘怡倩,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先让我摸上一顿再说,以至于最近那次她都直对我抱怨:“好像被你摸的更大了,你赔我特大号文胸啊!”

“就咱这对大宝贝,要什么文胸,两根麻绳拴起来往脖子上一挂就行了,就跟晾晒咸菜疙瘩似的,多过瘾!”

因为这句调侃,我差点没让她给我把大腿拧糊了。

不过兴奋归幸福,刘泽那王八羔子的事我也没忘。这段时间他倒是也找过刘怡倩几次,不过再我提起拳头后他就很迅速的遁走了,打不过就跑的优良传统倒是没忘,不过我也不会任他这么继续浪下去。

今天恰好休班,刘怡倩跟赵婷婷相约逛街去了,而我则找上了我的初中同学。

我的初中同学名叫李红花,很乡土气息的名字,听起来也像是产自60年代的那种,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挺漂亮的,身材也很不错。不过现在叫什么名字我就不太清楚了,有喊她莉莉的,也有喊她琳娜的,反正叫什么取决于她的工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