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塞了师傅好涨小说|私欲


文学

一上午我都在偷笑,也不知道那什么张总进去之后有没有发现宋雪琳的窘境,要不然她这脸可就丢到家了。谁叫她平时狐假虎威,成天跟进了更年期似的不把我们这些员工放眼里,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要是你下次再敢找老子麻烦,非得把你在微信上面跟人聊骚的事儿捅出去。我就在想,你他妈跟老子一个卖家都能聊得这么骚气,我还真不信你跟别人没发生过更放荡的事儿!

下午,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这个时候,我看到宋雪琳站我面前,她眼神阴寒得吓人。她对我冷冷的说:“陈哲,跟我过来。”

我有些蒙,就跟着她去了办公室。当然,一群人在后头议论宋雪琳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我也觉着奇怪。老叫我去她办公室干嘛,莫非是为了报上午的仇?

果然,她从办公桌里面拿出一份销售记录单递给我,指着上面的同事业绩对我破口大骂:“陈哲,你都来个把月了,看看别人再看看你,要是做不了就赶紧滚!”

我靠,这女人发疯了啊。不就是上午发现了你的秘密吗,这就想赶我走?老子明明也是有业绩的,被几个狡猾的家伙抢了,能怪我吗!这宋雪琳又不是不知道,还多次拿这茬儿来找我麻烦,真以为老子好欺负的啊。

但她好歹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也不好说什么,就说:“我会努力的。”

“就凭你,努力个屁!”宋雪琳直接拿出一张纸递给我:“这上面的客户是原定指派给小张的,他今天请假了,你上门去谈吧。”

我一愣说:“现在?”

“不然呢?”

我靠,天都要黑了,玩儿我呢?

我说:“这不都下班了吗?”

“别废话,人家客户晚上才有时间。”宋雪琳恶毒的说:“陈哲,你连业绩都没有还想下班,信不信我现在就开了你!”

操,绝壁是公报私仇!

我知道宋雪琳这女人不是什么好货,心里很不爽。但现在找工作这么难,开的淘宝店又挣不了多大钱,只能硬着头皮去了。但我离开的时候,分明能清楚的看到宋雪琳笑得很诡异,好像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当时我就想着,最好你这骚女人不要再耍什么小把戏,不然我非得让你好看!

被宋雪琳这一糊弄,我气都气饱了。也没吃晚饭,照着她给的地址,我来到一个叫做新民小区的地方。好像是十六楼,我就坐电梯上去了。站在别人门口,我仔细核对了地址确认没错,就开始敲门了。

其实我心里恼火得很。一个破保险还得上门去谈,老子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轰出家门了,但愿这次别出什么纰漏。

敲了一会儿,有人开门了。

我一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实话这女人真不赖,将近一米七的大高个,身上穿着的黑丝吊带裙又透又短,紧皱的裹在她的腰肢间。她领口开得很低,我一眼就看到了大片的深沟和刺眼的雪白。虽然年龄大了点儿,但她的皮肤细嫩,看着吹弹可破。

唯一让我觉得不对劲儿的是她盯着我的眼神怪浪的,一直瞄我的裤裆,而且笑得特妩媚,莫非这也是个骚货不成?


我心说这什么意思,还打暗语呢?

我就说:“是我,怎么了。”

她暧昧一笑,然后把我请进去。

她眼神灼热的盯着我说:“你可来了,我等好久了。”

我眉头一皱,琢磨着这感觉怎么这么怪呢?我就是个上门推销保险的,她怎么搞的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跟着她进了屋,我四处打量了几眼。

她家是个三室两厅的房子,屋里空间不大,但浴室不小,里面还放了个木质的澡盆。我心说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咱都是用喷头。

我才刚坐下,她就埋怨我说:“你坐这儿干嘛,去卧室。”

当时我就觉得奇葩了。尼玛,老子是来谈保险业务的,去卧室干嘛?但我也没说什么,想着就进去看看她是什么意思。

结果我才刚进去,她就把门关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扑上来就吻我。她身材很妖娆,身上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动作也特别熟练。我被她亲了几口,她又火急火燎的去脱我的裤子,我赶紧制止她。

“大姐,你这是干嘛?”

当时我都懵逼了。

我靠,这都搞什么名堂,我不是应该过来谈保险生意的吗。瞧这女人一脸销魂的样子,老子又不是鸭子。当时我就在想,会不会是宋雪琳那个臭女人搞得鬼,要真是这样,老子真要操他妈了。

女人见我挺拘束的,咯咯就笑了。

“小帅哥,出来玩儿的就别放不开,钱那方面都好说。”说着,她捏了捏我结实的肩膀惊呼道:“哇塞,你有肌肉啊,帅呆了!”

看我一脸懵逼,女人又揉捏了我的屁股,眼冒金光的说我身材棒,屁股蛋子也结实,肯定持久,还说今晚上是找对人了,叫我好好儿干。

妈的,怎么说得老子好像是她的玩物似的。

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女人淫邪一笑,抱着我的胳膊,上来就在我脸上啵了一口,在我脸上印了一个鲜活的口红印。她说:“走吧,去洗澡。”

我一愣,深吸一口气道:“咱俩?”

她说:“就咱俩。”

我跟她来到浴室,她开始往澡盆里放水。我靠,我发现那澡盆跟个小床似的,看着有棺材那么深,怕是里头坐两个人都绰绰有余,还有多余的空间用来动弹。

她放了不少热水,浴室里很快热雾弥漫。在朦胧的雾气中,女人的脸变得更加妖媚。她背对过去,两瓣挺翘圆润的屁股浑圆饱满,下面一双大白腿极其诱人,勾得我火急火燎,鸡儿一下子就硬了。

就算我再傻现在也明白了。这女人根本不是跟我谈生意的,她怕是要跟我面对面探讨人体的奥秘……不知怎的,我脑海里瞬间涌现出我跟她在澡盆里面翻云覆雨的画面,想来让我血脉喷张。

妈蛋,没想到老子运气这么好,出来都能有这种艳遇,看来今晚上我守了二十多年的处男身怕是有个交代了。

女人看来是个老手,当着我的面就把黑丝吊带裙脱了,顺手把内衣内裤都脱了扔到地上。就那么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她浑身光溜溜的站在我面前。白皙的肌肤,饱满的双峰,平坦的小腹,光滑的大腿和女人最神秘最幽深的秘密花园,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眼前,看得我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接着,她抖动着一对美乳走到我跟前,手上拿着根黄瓜舔了舔,扔到澡盆里,而后极其魅惑的凑近我耳边说:“小帅哥,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