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绿帽_赵斌嫣然

这才跪地求饶,并保证,只要赵斌不再沾惹那个女同事,他们便不再报复赵斌。

虽然尚文婷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讲了一遍,但我知道这件事的经过没那么简单,或许还充满了血腥,恐怕那些家伙都被吓破胆了,哪敢再给赵斌找麻烦。

我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抓走赵斌吗?”


“这件事用不着你提醒,我自有分寸,赵斌今晚不给我说个清楚,我绝对不会原谅他。”尚文婷气呼呼的说,接着就挂掉了电话。

听她的意思,似乎赵斌今晚这关不好过啊,想来也是,尚文婷毕竟是尚家千金,能看上赵斌已经很不错了,他还到处拈花惹草,尚文婷不收拾他才怪呢。

那时候正是大夏天,气温高得吓人,也只有到了晚上,吹着微凉的夜风才舒服一些。收起手机,我就准备去会所看看,可时间不久,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微信消息,嫣然姐发来的:嘉欣酒店,508号房。

看到这条信息,我才恍然记起跟嫣然姐开房的事情,说真的,我不想跟嫣然姐做那种事肯定是骗人的,我喜欢她这么多年,无时无刻不想着跟她白头偕老,可天意弄人,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表白,就帮赵斌背了黑锅。

可我顾虑的是她是赵斌的老婆,是我嫂子,我不敢、也不能跟她做那种事情。

我甩了甩头,扫尽躁动的**,然后我找到嫣然姐的电话打了过去,铃声响了很久,嫣然姐才接通电话,冷冰冰的说:“干嘛。”

听到她那冰冷的声音,我心里就泛起一股酸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我说还是刚才给你说的那件事,我用我的人格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两年前我确实是帮赵斌坐牢,你问我要证据,可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我上哪给你找证据,再说我帮他顶罪这件事也只有我跟他知道,你觉得他会给我作证吗?

“你这种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还跟我谈人格,简直可笑至极。赵杰,我早就把你的心思看穿了,你三番四次污蔑赵斌,无非是想让我跟他离婚,但我告诉你,我这辈子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我们只有丧偶,没有离异。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死了这条心?!”

听到这些话,我气得嘴唇都颤抖了,牙齿咬得咯咯响,沉声道:“你真的不肯相信我,真的以为我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不得不相信!”嫣然姐说。

我一把就挂了电话,胸腔里面的火焰熊熊燃烧,难受至极。本来打算去会所,可一怒之下,我直接去了附近的商场,既然我在她心里已经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了,那我也不怕再坏一点,先上了她再说!

来到商场,我随便买了一套衣服换上,因为我刚跟嫣然姐见过面,所以我去酒店之前,必须换一身装扮。换了衣服,我又买了一顶帽子,以及一个面具。一番折腾下来,恐怕就连我妈都不一定认得出我,更别说嫣然姐了。

从商场出来,我就打车去了嘉欣酒店,然后上了五楼,很快就找到了508号房。

一想到要跟嫣然姐做那种事情,我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但心里隐隐也有些害怕,我怕万一以后这件事被嫣然姐知道了,她还不得杀了我?不过来都来了,我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离开,再说了,她不是瞧不起我嘛,不是觉得我是坏人嘛,那我就坏给她看!

我压制着紧张的心情,按响了门铃,当时手心全是汗水,可见我是有多么的紧张。

不久房门开了,开门的正是嫣然姐,看到我戴着面具,她差点被吓了一跳,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什么都没说,转身走进里面,坐在了沙发上。

我赶紧走进去,把门反锁。

我走过去,坐在嫣然姐旁边,她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俏丽的脸颊也浮现出一抹红晕,更加美艳如花。我不敢说话,怕她听出我的声音,就拿手机给她发微信消息,说:“别浪费时间了,快去洗澡。”

嫣然姐看到我给她发微信消息,下意识看了我一眼,眼神特别诧异:“你不会说话?!”

我赶紧点点头。

嫣然姐起身取了瓶红酒,启开瓶塞,也不用酒杯,直接抱起瓶子喝,很快少半瓶就下肚了。我赶紧走过去,把酒瓶抢过来,摇了摇头。

嫣然姐朝我冷冷的一笑,然后就走向浴室,重重的关上门,什么都看不见,但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哗哗水声。

也不知怎么搞的,那水声比春药还让我兴奋,很快下面就雄赳赳的站起来,感觉身体里面有一团火在烧,我就拿起嫣然姐没喝完的红酒,喝了几口。

我以前的酒量还可以,但坐牢那两年没沾过酒,量有所下降,也没喝多少,脑袋就变得轻飘飘的。

这时,浴室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我赶紧放下瓶子,重新戴上面具,双眼死死的盯着浴室方向,很快门开了,接着嫣然姐裹着浴巾走出来。

那条浴巾根本遮不住她丰满的身材,修长的脖颈和胸前一大片肌肤,都露在空气中。也许是害羞,也许是她刚刚喝了酒,白嫩的肌肤呈现出粉红色,真是嫩得出水,想狠狠亲两口。

那对饱满在浴巾的挤压下,已经露出来不少,优美的弧度和深陷的沟壑,着实很吸引眼球。我看着看着,就口干舌燥,只能用口水湿润干裂的喉咙。

嫣然姐看到我快要流口水,转身就走向那张大圆床,冰冷地说:“关灯,我不习惯开灯。”

走到床前,嫣然姐就躺在了床上,上床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大腿深处的景色,虽然只是一眼,但依然让我欲火焚身,下面都快炸开了。

回过神,我木讷的点了下头,僵硬地去关掉房间里所有的灯,眼前一下黑了。

或许是心理作怪,关灯之后,我心里那股紧张的感觉,终于有了消退,然后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缓缓走向圆床。

你可能无法相信,当时我手心里面全是汗水,紧张是一方面,更多的则是负罪感,她毕竟是我的嫂子,伦理的束缚,也让我有了逃离的念头。

可嫣然姐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就躺在床上,等我弄她,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恐怕任何人都把持不住吧。**腾升,吞噬了理智,最后我爬上了床。

等我上床后,明显听到嫣然姐的呼吸声变大了,可想而知,她一定比我更紧张。

“不要浪费时间,早点完事,我还要回家。”嫣然姐见我没动,就冷冰冰的说,语气冰冷,可声音却带着些许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