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宝贝你的奶真大,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养女

“小兮,这麽晚为什麽不睡觉,怎麽跑到这里来了。”

她并不作答,还是在专心的作画,心里憋著一股气。

“怎麽了,又和爸爸生什麽气。”他哄著她,她更气。

“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

啊宝贝你的奶真大,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养女小兮

“给我出去。”她厉声对他说。

“到底怎麽了?”他皱眉。

“出去。”她把颜料泼向他。

“无缘无故发脾气你还有道理了,我太久没整治你了,是不是?”

“你又想打我是不是,你打啊,你打,你这个老变态。”

“冉兮。”他走进,抓住她胡乱挥舞的双手。

啊宝贝你的奶真大,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养女小兮

“呜……你把她带回来是干什麽?”

他突然明白了她在在乎些什麽。

“你这个小脑袋瓜里是在想些什麽?我不过是想你多个人作个伴,你总是独来独往的。”

“你敢说你没存了那个意思?”

“你把我想成了什麽人,丧心病狂吗?那还是我下属的女儿。”

“不是吗,只要你想要,你有什麽是不敢的,你16岁就破了我的身,我还是你女儿,不过是下属的女儿,而且她现在也是16岁,你不就是喜欢萝莉吗?正合你意。”

啊宝贝你的奶真大,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养女小兮

“胡闹。”他压低声音厉声打断她大逆不道的话。作家的话:哈哈哈,下章上肉肉。投票和留言的童鞋有肉吃哦!如果本文有那麽一点的触动你的心,就投给我鼓励的一票吧!你们的每一票都是我强劲的动力。我会努力码字来回报大家的,亲亲你们。

5、画室里的爱(辣)

冉兮心中憋著一股怒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拍打他,却仿佛蚍蜉摇大树,不自量力,不能撼动冉思斐半分,他脚下连半点移动也没有。

“你敢说你没有,你没有?你对她没有意思?”

这样的小兮让他哭笑不得,心中却在暗自欢喜,这是女儿在吃醋,多久没见过她这麽真性情的流露了,她从小就把爸爸当做自己的所有物,谁也不准动。

“小兮,你怎麽这麽别扭。爸爸只喜欢你,只会喜欢你一个。”他粗糙的大手捧著她娇嫩的小脸,认真的望著她眼睛说。

“你还哄我,你哄我,我才不会信。”她根本不听他的解释。

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箍的她喘不过气来,也让她清醒了过来。

“好了好了,乖女儿,你看,哭得丑死了,笑一个给爸爸看。”

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取闹,她难堪死了。

“都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我讨厌死你了。”

“真的讨厌我,怎麽办,我的乖女儿讨厌爸爸了。”

她在生气,他反而爽朗的大笑。

“讨厌,讨厌,最讨厌你了。”

他凑过脸,作势要亲她。

“别亲我,你身上都是颜料,好大的味道。离我远点。”

她推开他。

“还不是你这个小倒霉鬼害的,现在还嫌弃爸爸。”他钳住她那双虚张作势的小手,“再动等会就狠狠的打你的小屁股。”

他把小兮衬衣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露出了她那性感的粉红色蕾丝的rǔ罩,大手强硬的揉搓著粉红色xiōng罩下丰满的rǔ房。

他的嘴里不停地赞叹著,“乖宝贝,你穿成这样是故意勾引爸爸的,是不是?”

“才不是,你个老色鬼,心术不正。”

“还说不是,吃饭的时候你就想要的不行了吧!来,爸爸摸摸,看我的乖宝贝湿了没有?”

“哈哈,不要,你快放开我,这里是画室,有人不懂事冲进来怎麽办?”

“我去锁门。”

**

冉兮全身赤裸,雪白的肌肤在月色下闪耀著圣洁的光芒,她坐在矮小的画凳上,而他笔直的站立著,小心的扶著他的孽物,她温柔的伺候他。

他的孽物过於粗大,对她的樱桃小嘴来说是个沈重的负担。

“呜。”每一次圆大的guī头顶到她喉头的粘膜,在想呕吐之前,她都会後退给自己留些余地,她像吃棒棒糖一样玩弄著硬挺的ròu棒,让坚硬的ròu棒都涂满了她的甜蜜唾液,大风吹起窗帘,银白色的月光下,ròu棒直挺挺的还闪著光。

“乖宝贝,你还是这麽棒,”他摸著她的头,“爸爸这一个多月想死你了,每次硬的不行的时候,只有想著你才能射出来。”

一个月,想的人怎麽会是只有他,她早已经完全动情了,站起来,将颤抖的粉唇压在了他的嘴上,交换著彼此的津液。

两腿自发的交叉缠上了他的腰,这样,她被他完全的搂抱著怀里。

“骗人,你什麽时候缺过女人。”她还在嘴硬。

“爸爸向你发誓,自从有了你之後,再没找过其他女人,我要是有半句假话你就咒死爸爸。”

“哼,我才不会咒你呢。不准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