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进老师的花瓣 /下面好湿很想要怎么办

文学


老王嘴巴里一边大骂,一边已经冲过去了。

他不能眼睁睁见到李芳芳这个小丫头在赵铁柱这家伙手里吃亏。

这赵铁柱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那么个大老爷们,竟然用这种阴暗低劣的方法威胁李芳芳,禽兽不如。

大晚上的,黑黢黢的林子里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人,赵铁柱被吓了一跳,脸都白了。

随后看清老王的面孔后,他微微一愣:“小卖部的老王,你他妈怎么在这?”

“去你的!”

趁着赵铁柱分心,老王一拳头打了过去,不过赵铁柱毕竟年纪轻反应好,仓促间伸手格挡了一下老王的拳头,虽然没全挡开,不过也没让拳头落在脸上。

李芳芳本来都绝望了,还以为今天晚上自己在劫难逃,只能屈辱的忍受赵铁柱的欺辱,却没想到在此时此刻老王出现了,让她绝处逢生!

“王叔!”

李芳芳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柔弱的哭泣了起来,趁机从赵铁柱的怀里挣脱,小跑到了老王背后。

“别怕,有你王叔在,这家伙动不了你。”

老王冷哼一声,又是一拳捣了过去。

这赵铁柱也算是厂里一号人物了,因为是组长手里管着一些人手的原因,平时行事也有点嚣张。

其他工人来他的店里买东西大多都客客气气的,唯独这赵铁柱很是不耐烦,用鼻孔看人就不说了,甚至还对老王和店里的东西嫌弃这嫌弃那的。

记忆中还有几次没给钱,反正老王以前对他印象就不怎么样。

“老王,你不是我们厂的员工竟然敢进我们工厂,信不信我投诉你?”

赵铁柱这次没能躲过去,被老王一拳打到脸颊上,又气又怕,大叫了起来。

老王冷哼了一声:“投诉?随便你投诉,我又不是你们厂里的工人,谁管得了我?”

赵铁柱眼珠子一转:“那你半夜跑到我们工厂里干啥,不会是想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吧?我看八成就是打李芳芳的主意!”

他冷笑一声:“你都四十多岁了还打光棍,心理肯定扭曲了!保不准就是想把李芳芳抢回去做那种事!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保卫科?”

赵铁柱压根不知道老王和李芳芳的事,却不经意之间差点蒙对了真相。

老王心里有点发虚,不过随后又给自己打气,自己再怎么样也比赵铁柱这种人品低下的人好吧。

“少啰嗦,保卫科的人来了更好,我就把你借职务便利欺辱女工的事情曝光出来!”

李芳芳擦了一把眼泪:“不要啊王叔,如果厂里知道我活没干好,说不定我工作就丢了!”

老王安慰道:“芳芳,没啥好怕的。别说不知道这赵铁柱说的是真是假,哪怕是真的,也就只有几件包装不合格罢了,谁没点粗心大意的时候?”

“我老王在这电子厂跟前开小卖部那么多年,还没见哪个工人是犯了点小错就被开掉的,电子厂虽然不缺人,但也追求稳定。”

听着老王的安慰李芳芳心里安定了很多,但还是有点担心。

老王拍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到时候我帮你作证,就说你最近生病了,还到我这里来买感冒药。”

老王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李芳芳心里的疑虑自然也被打消了,总算重新露出了笑容。

“你们……你们两个早就认识?”

赵铁柱气道,他现在也没证据老王出现在这是巧合还是意外,好事被老王破坏,他现在很愤怒。

关键是有老王这不害怕威胁的明白人给李芳芳撑腰,以后他再想威胁李芳芳就不容易了。

妈的,流年不利啊,赵铁柱心里真的很烦躁。

李芳芳对他来说简直是最绝佳的对象,不仅人跟女神似的,还没啥阅历和心思,这要是到手以后就爽了。

谁知道十拿九稳的事情坏在老王手里,加上脸上又被老王揍了一拳,两人随后扭打在一起。

“你个老梆子,老子今天好好教训教训你!”

赵铁柱从小就是个混混,打架也算有经验,老王年轻时也有不少经历,别看年纪大些但身体没问题,要知道往常小卖部进货什么的都是他一个人,那么多东西肩膀上一抗,小推车都不用。

赵铁柱一拳打在老王肚子上,想趁着老王痛苦的捂住肚子以后再来几下狠的。

哪知道老王常年喝凉茶,不仅锻炼还知道一点养生,身体素质哪是那么差的,愣是顶着肚子上的疼痛,一脚把赵铁柱绊倒了。

老王骑在赵铁柱身上打,赵铁柱刚开始还能招架,随后就被老王的老拳打的哭爹喊妈,开始求饶起来。

老王只稍微犹豫了一下,赵铁柱就趁机推开他,一瘸一拐的飞快往树林外头跑去了。

“老王,你他妈给我记住!”

他的声音和人一起消失在视野里,老王平生也没揍过几次人,心里有点发慌,连忙带着李芳芳溜走,万一一会儿保卫科的人听到动静跑过来,那就不好了。

“王叔,你没事吧?”

李芳芳紧张的问道,老王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你王叔身体好着呢,你又不是没感受过王叔的强壮。”

李芳芳满脸通红,不由自主想起自己和老王在一起的时候。

“对了王叔,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啊。”李芳芳有点怀疑的说道。

老王哼了一声:“还不是我不放心赵铁柱这人?刚才我就告诉你了这人可能不怀好意,哪有找女员工谈事找在小树林里的?”

随后他提醒道:“芳芳啊,你长得那么漂亮,要时刻小心别人打你主意啊!不是每个人都像王叔一样是好人,今天要是没我在,后果不堪设想!”

李芳芳想到自己不听王叔的劝阻执意要过来,也是又懊悔又庆幸。

她赶紧反省了一下,是啊,赵铁柱这人看起来哪有王叔那么和蔼可亲,自己生病了,王叔还热情不求回报的给自己治病,多好的人啊。

第8章


回到小卖部以后,借着小卖部里明亮的灯光,李芳芳才发现老王受伤了。

只见老王掀开的衣服下面,肚子处又一块淤青。

老王看到李芳芳在看自己,于是做出了一副痛苦却又强忍着的硬汉形象。

李芳芳看的又是担心又是难受,大眼睛里噙着泪水说:“王叔,你明明受伤了为什么要骗我!我现在就给你上药!”

李芳芳左看右看,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老王心中一动,之前是自己给小姑娘“看病”,现在轮到李芳芳了,这机会怎么能放过啊。

于是他告诉了李芳芳药箱的位置,李芳芳去取来药箱,又问老王自己该怎么做。

“这赵铁柱真不是个东西,小腹这块挨了他好几下。”

老王哼哼的说道,指了指自己的小腹,随后又往下指了指,告诉李芳芳这几个地方都被赵铁柱打过踢过。

“你帮我弄点酒精涂抹消消毒,然后上点红花油就行。”老王教李芳芳。

李芳芳嗯了一声,看着老王把上身衣服脱下来,露出了虽然不是很粗壮但也算肌肉分明的身体,看的李芳芳小脸一红。

“咋了,芳芳,以前没看过男人身体?”老王试探的问道。

李芳芳小声嗫嚅道:“也不是,村子里夏天很多男的都喜欢打赤膊。”

“那除了这些呢?”老王追问道。

“那就没有了,工厂里也有着装要求的,再怎么热也不允许脱衣服。”李芳芳认真道。

这听的老王心里一喜,看样子李芳芳是个实打实的黄花闺女啊。

李芳芳的小手拿过酒精给老王的小腹涂抹上,随后小手开始稍微涂抹起来。

就在她打算把手收回去的时候,老王连忙伸出手按住了她的小手:“芳芳,这里多揉一会儿,这样才能消毒彻底,一会儿涂红花油的时候也要这样,这才能彻底把伤弄好。”

李芳芳点了点头,也没怀疑老王的话,于是那冰凉、纤细而修长的手指就在老王的腹部按摩起来。

老王看着李芳芳的手,越看越喜欢,感觉性感极了。

对比一下电脑里那些所谓女神啊模特的手,他发现李芳芳一点都不差,最重要的是还带着一丝少女才有的红嫩。

夜深人静的小卖部,一男一女做着这种事,别说是李芳芳了,换个稍微标志一点的女人老王也受不了啊。

裤裆里特别难受,把裤子高高顶起来一块。

李芳芳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有些脸红的看着老王那,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却也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能问,也不敢去看,只能时不时把羞涩的目光偷偷扫过去。

“啊,再往下一点,动作稍微大一点。”

老王享受着李芳芳的服务,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一边抽着气一边教李芳芳怎么做。

李芳芳乖巧的把手往下伸,随后说道:“王叔,下面是裤子了。”

老王心中嘿嘿一笑,解开了皮带扣,把裤子往下微微一脱,脸上故意做出纠结的样子:“唉,算了,丫头!你王叔伤的地方有点敏感,你别掺和了,我还是自己涂吧。”

于是他费力的去拿李芳芳手里的酒精,单纯的李芳芳看到老王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放心他自己来,连忙红着脸说自己没关系,还帮助老王把裤子往下面扒拉。

这裤子一扒拉,那处狰狞顿时显得越发明显,李芳芳的脸庞不经意擦碰在那鼓起的裤子上,那触感,弄的她浑身发软。

“对,就是这些位置,痛的不行。”老王把李芳芳的手按在自己那上面,李芳芳忍着羞涩按着,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

“差不多了,芳芳,你再往下点。”

老王吞咽了一口口水,让李芳芳在往下一点,呼吸急促的李芳芳此时脑袋里有点晕乎乎的,老王怎么说就怎么做。

于是很快,她的手就碰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感受着手里的炙热,李芳芳吓的尖叫了一声,赶紧缩回手,有些惊恐的看着老王。

老王被李芳芳碰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干脆一下把裤子往下脱去,随着嘭的一声,那处一下子展现出来,一股热气迎面扑向李芳芳。

娇弱的李芳芳脸色又红又白,就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绵羊,她结结巴巴的问道:“王、王叔?这是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