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啊~用力啊~啊好大啊,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

凤倾的却是愣了下。这样的女人他还真没遇过。他有些怀疑孩子交给她的决定是否正确……

感觉越来越狗血了……感觉女主不是我想要的个性……哎……又有得改了……

额~啊~用力啊~啊好大啊,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1+2=5??

☆、24

海南硬著头皮把东西搬上楼。房里两个可爱的小家。一个有著病後虚弱乖乖的躺在床但脸上却笑的一脸的满足。

一个板著一张小脸像个严肃的小护卫。两个小家夥看她进来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她和她身後的人。

海南把东西放到小桌子上地上铺的是榻榻米所以他们平时是直接坐在地上。

凤倾走到床边一手一个抱起两个儿子来到小桌边。

小墨墨发现餐点不同惊喜的问“是姨姨煮的吗?”

海南有些郁闷的说“对啦。”这人干嘛要跟来啊。她还没忘这个家的规矩是不能跟主人同台吃饭的。如果是只有她跟两个小孩还好说。可现在她不就要等他们吃完她又要另外觅食了吗?

额~啊~用力啊~啊好大啊,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1+2=5??

“爸爸也要跟我们一起吃吗?”凤倾轻抚小儿子的头,眼中难得的出现温色“嗯。”

“哇……我们好像一家人哦。”

你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啊。海南不知该不该同情这家人好。可小墨墨下面一句还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额~啊~用力啊~啊好大啊,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1+2=5??

肥嫩嫩的小手指著一一指著在场的几人天真的说“爸爸,妈妈。哥哥还有小墨墨。”

“咳咳……”海南把盛了粥的汤匙塞到他小嘴。“呵呵……这小子睡糊涂了。”小墨墨看桌上只有三副碗筷嘴巴含著食物也不闲著“姨姨不吃吗?”

海南呆了呆。怎麽可能不吃?这时肚子像符合似地响起哀鸣。海南圆润的小脸一下爆红低头弱弱的说“姨姨待会在下去吃。”这都是摆你老爸所赐。

凤倾这时才注意到习惯的用命令的语气“一起吃吧。”

海南额头青筋突突的跳动。真想一巴掌狠巴上他的头。老娘那份都在你嘴里你叫我吃什麽。可她实在也是饿了。到楼下盛了碗粥。囫囵吃下。总算平复五脏庙里的抗议。

三父子似对她做的食物还算满意。满满的吃了个精光。

凤倾看她只随便的喝了碗粥,在看她圆润肉肉的小脸和在宽大衣衫下看不出身形的身材。“虽然女孩子过於粗壮的确不太美观。但过度的节食只会得反效果。还是建议你用比较科学健康的方法比较。”凤倾觉得这是他这麽多年来最诚恳的给人建议。

可他没发现女主角背上插满了箭。拍一声一巴掌砸在桌上。“你这笨蛋眼睛长在屁眼上吗。哪只眼眼睛看到我在减肥。要不是你脑壳进水突然要跟我们一起吃。我需要忍著胃贴背,还要在这里听著你挖苦。还有你那是给屎蒙了的猪眼到底看到我哪里胖了。我才48公斤除了xiōng部营养过盛,到底哪里胖了。我忍你很久,你这只封建时代穿越过来的沙文猪。”海南气都不喘喊了出来,丢下呆若木**的父子三人。

逃出了房间。为什麽要用逃的。当然是趁那只杀猪还没妖魔化的时候赶快逃不然她一定死得很惨。

虽然她在这里只待半个多月的时间。但通过这阵子的耳熏目染让她知道这个家的主人有多麽的注重家主的权威。她刚刚的行为等於以下犯上如果是在古代她可能已经死了不止百次了。她该庆兴的她没有穿越不是过去苦命的小丫鬟。大不了就是被炒鱿鱼。所以说四万块的饭碗不好端。

呜……她那金领级的工资没了。不知表叔有没有找人顶她那个打杂小妹的宝座。她怎麽一肚子而就发昏啊。

房内父子三人面面相觑。

许久小墨墨语带哭音控诉“爸爸惹姨姨生气。”

凤倾的脸上像抹了碳色如果他理解没错他刚刚是被骂了。还骂他笨蛋,脑壳进水,沙猪眼睛长屁眼里。越想凤倾脸色越沈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飙这种粗俗的字眼,而且还是形容他字眼。他咬牙说道“你确定问题在我。?”

小墨墨用力点头“爸爸吃了姨姨的饭饭。还骂她胖。”

小子烈很认真的补充女孩子最不喜欢说她胖了。”

他有吗?他只是很好心的给了她些建议。凤倾心中有愤怒。可第一次心里有了反问。的确两个碟子里的分量明显就没有预备他的份。勉强一六零的身高48公斤的确算是瘦的吧。长这麽大还是头一次被骂还被儿子指责的凤倾郁闷了。

海南回到自己的房里收拾东西忍不住叹气心想,她把老板给骂了,能留下的机会等於是零。还是识相点自己卷铺盖走人吧。她来的时间不长一个小皮箱就装完了。

小墨墨拉著凤倾後面跟著小子烈。来到海南的房间。

小墨墨看到海南大包的行李。眼泪就像水龙头开闸说开关自如哗啦哗啦留下“呜呜……姨姨,不要走。”哭著扑到海南怀里。这小子是水做的吗。水费不用钱?

海南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凤倾。以为他是要来赶人的。“小墨墨不要哭。姨姨有空在来看你。”

“哇……不要,不要墨墨不要姨姨走。爸爸坏。爸爸道歉。叫姨姨不要走。”这小孩闹起来还真让人头痛。简直是魔音穿耳。

凤倾面无表情的僵硬的站在门口,就连大儿子看他的目光都充满责备。不就吃了她一顿午餐有必要收拾东西走人。要他道歉没门。窗都没有。

终於管家大人赶到,吃惊的看著几人。他才走开一会这是闹的哪一出。“怎麽回事。”

凤倾松了口留下一句“这里你看著办。”脚步沈重的离去。

管家看著她和蔼的笑道。“能告诉我发生什麽事吗?”

海南低头把事情说了一遍。“我这样骂他怎麽可能还能留下。”

“的确,敢这样在主人面前说话的,你是第一个。”管家依旧笑得亲和。

可海南能感觉管家在强忍著大笑的冲动。有人这麽幸灾乐祸的吗。他果然没有看错管家大人也是个腹黑的主。

看出海南对他的不满管家继续道“不过我听主人的意思并没打算要辞退你。”海南怀疑的看著他。

“真的哦。爸爸没要姨姨走。”小墨墨的水龙头已经关上加入保证。还怕自己没有公信力寻求帮助。“哥哥对不对。”

小子烈很权威的点了下头像在说。信我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