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都市狂枭

说起这事,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这奶-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

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但很多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翻看着手中一张张相片,陈六合嘴角的玩味笑容越来越浓。

周云康,黑龙会副会长,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女婿,靠着张永福独女这层关系,从一个地痞无赖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黑龙会的副会长,算得上是一个很成功的凤凰男。

也就是他对秦若涵家里的娱乐会所觊觎已久,也是他在对秦若涵步步紧逼,就凭这个人风流成性的品格,陈六合估计,这家伙想强取豪夺的,估计不仅仅只是秦若涵名下的会所了,连秦若涵这个俏娘们,这禽-兽也绝不可能放过。

“从某个方面讲,这家伙也算是个人才了。”陈六合嘲弄了一声。

黄百万露着一口大黄牙笑:“谁说不是呢。”

把照片丢在桌上,陈六合沉凝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安静的手机,他失笑了一声,暗自想到,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周云康给秦若涵下最后通牒的最后时间,按理说,秦若涵这娘们应该火急火燎才对,却想不到今天是出奇的安静,那娘们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来。

难不成是对自己已经彻底绝望,断了抓住自己这根救命稻草的念头?

罢了,既然小妹对你动了恻隐之心,那我自然不会让你重蹈小妹覆辙,想到这,陈六合把一叠照片揣进兜里,对黄百万道:“还能动不?能动的话就跟我出去办点事?”

“六哥吩咐,就算是爬,我老黄也必须得跟着去。”黄百万抬起屁股站起身,牵动了伤口让他龇牙咧嘴。

“走吧,带你去看场好戏,就是不知道这场戏,已经上演了没有,在这场戏中,咱哥俩可是正儿八经的正派人物,今晚就去斗一斗大反派。”陈六合推着破烂三轮车走出院子。

屁颠颠跟在后面的黄百万说道:“大反派的结局要么就是不得好死,要么就是被我们正派的王八之气一震,就此折服。”

陈六合穿着一身地摊装,踩着一双人字拖,卖力的蹬着踏板都掉了一只的破三轮,车斗内坐着比乞丐顺眼不了多少、还缠满纱布的黄百万。

他们穿行在繁花似锦的夜市中,那卖相真叫一个销魂,所过之处无不让人侧目。

给秦若涵打了个电话,却是关机状态,这不由让陈六合蹙了蹙眉头,不出意外的话,秦若涵应该是遇到了麻烦,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赶去,还来不来得及。

此时此刻,陈六合的心中倒是没多少愧疚与负担,秦若涵若是能撑到他出现,那便是秦若涵的运气,如果撑不到那时,那陈六合也爱莫能助,甚至不会有丁点歉意,本就非亲非故,他会尽一份绵薄之力,这已是心意。

没有去秦若涵家里,而是直奔秦若涵所开的会所。

对于这些基本情况,陈六合还是清楚一些的。

“金玉满堂”娱乐会所坐落在杭城市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这家会所的规模不算很大,也不算太豪华,中等档次,有五层,涵盖了KTV、桑拿洗浴、养生美容,以及一些简单的娱乐设施。

当陈六合与黄百万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门口的空地上已经停满了车辆,大多都是中档车,当然也有几辆奔驰宝马之类的,不过再好的车,就难见了。

这里的生意不错,这是陈六合的第一想法,打量了一眼会所,淡淡一笑,这会所虽然一般,但好歹也得顶个两三千万的资产,周云康那混球想用两百万就占为己有,难怪秦若涵死也不会同意。

站在会所前,黄百万也是无比艳羡,他这辈子还没进过这么高档的场合呢,要是能进去玩玩里面的水灵妞,就是少活个三两月,也是值得的。

“六哥,那是周云康的车。”黄百万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奔驰商务对陈六合说道。

“确定?”陈六合问道。

黄百万肯定回答:“我跟了他两天,他的车我不会记错,车牌号一个数字也不差。”

陈六合笑了笑,带着黄百万向会所大摇大摆的走去。

这两人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进会所消费的主,一进大厅,自然就被安保人员盯上了,用满是戒备的目光看着他们,好像生怕他们会在这里伸手讨钱或是在这里偷鸡摸狗。

这哥俩脸皮极厚的对这些目光旁若无睹,陈六合是压根不在乎,黄百万则是习惯成自然。

穿着人字拖的陈六合踢踏踢踏来到前台,对着那名还算养眼的制服美女直径问道:“我找你们老板,她在哪?”

制服美女虽然也是个以貌取人的俗人,但好歹还算有些职业道德,至少不会把狗眼看人低这几个字写在脸上,她有些诧异、但还算客气的说道:“你找我们秦总?”

“对,我找秦若涵。”陈六合嘴角含笑的说道,懒散的笑容委实有些欠揍,顿了顿,陈六合继续道:“美女,如果你不想等下挨骂或者被开除的话,我劝你最好把秦若涵的位置在哪告诉我。”

未了,陈六合还无比真诚的加了句:“真的,我不骗你。”

如果说陈六合这样的人能跟他们那个高贵冷艳又多金的漂亮老板有瓜葛,她们这些人是肯定不会相信的,所以对陈六合的话,她们也压根没太在意。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秦总现在有事,不方便见客,不如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有急事找我们秦总,你可以拨打她的私人电话。”前台美女说道,但眼中已经出现了些许不耐与嘲讽。

陈六合无奈的摇了摇头:“早打了,但是已经关机,你确定不告诉我她在哪?”

“对不起,先生,这个忙我帮不了你。”前台美女满心不屑,就这样的癞蛤蟆也想见秦总?如果真放他上去了,恐怕自己才要被秦总开除吧。

陈六合点点头,这时,那几个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保安终于安奈不住走了过来,围着陈六合与黄百万道:“小子,你们不会是想闹事吧?最好把罩子放亮一点,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消费的话就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们动手赶人了。”

说话的是这个会所的保安队长,一个看上去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

“我找秦若涵,她在哪?”陈六合不温不火的问道,脸上笑容依旧。

“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滚出去,听到没?还想见我们秦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保安队长及不客气的说道,别说他不相信陈六合与秦总有什么关系,就算真有关系,他也不可能放陈六合进去,秦总现在可是在跟黑龙会的周老大谈正事呢,他现在可得为周老大把好关,只要攀上了周老大这层关系,那他以后还不是横着走?

他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干着吃里扒外的事情,说着话,就伸手对陈六合推搡过去,他汉子不小,曾经也当过几年兵,看起来很扎实,很凶悍。

可还没等他的手挨到陈六合,一旁的黄百万就急眼了,一个及不雅观的飞腿过去,正中对方的腰部,把对方踹得跄踉。

“六哥,你先走,我老黄断后!”黄百万急喝一声,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口裂开渗血,朝着那保安队长就扑了过去,他清楚的很,既然动手了,肯定不能善了,既然不能善了,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

“草!给我打,打死这两个瘪三!”保安队长恼火的说道,他话音一落,那五六名原地待命的保安立即动手,能在这样的场合当保安,谁没有几分胆子?说干那是真干。

“唉,找死!”陈六合摇头轻笑,没有动如脱兔的迅疾,也没有王八之气一震的霸道,他就那么懒懒散散的向那几名摩拳擦掌的保安走去。

脑袋微侧,躲过一只拳头,陈六合准确无误的捏住对方的手腕,轻轻一捏,对方就传出杀猪般的嚎叫,腕骨直接被陈六合卸去。

同时,他抬起右腿,在另一名保安的胸前点了一下,不见如何用力,对方竟然直接栽倒在地,摔了个头破血流。

他仅仅是手起手落五六下,那几名保安就全部倒在地下呻吟起来,竟是没有一个人再能站起。

反观陈六合,风轻云淡,连呼吸都无比匀称。

这些只是发生在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内,看的那些过往的客人已经服务生瞠目结舌。

黄百万和保安队长依然扭打在一起,凭借老黄牙的战斗力,自然不是保安队长的对手,被压在地下暴揍,但老黄牙贵在抗打,他瞅准时机,一口咬在对方的脖子上,疼得保安队长惨叫不已。

黄百万绝逼是那种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主,伸手把腰后那把匕首掏了出来,直接就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草你吗的,再敢动一下,爷爷直接给你开喉放血!”黄百万凶狠道。

直到这时,黄百万才有工夫回头看陈六合,看到眼前场景,他显然楞了一下,很快来劲,咧嘴道:“六哥,我就知道,你肯定比我能打。”

陈六合笑了笑,看着黄百万伤口处渗出的鲜血,皱了皱眉,但没说话。

黄百万拽着被吓得不敢动弹的保安队长起身,对陈六合道:“六哥,现在咋办?是打还是跑?”

陈六合笑看脸色苍白的保安队长道:“告诉我,秦若涵在哪?”

“你们别......别乱来,出了人命谁都好过不了。”保安队长颤声说道。

陈六合对黄百万使了个眼色,黄百万心领神会,手掌的刀子一用力,一抹血痕就在保安队长的脖间出现,黄百万狠声道:“草你吗的,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再敢废话就弄死你,反正老子溅命一条,换你的命,亏不了!”

“别......别冲动,我说我说。”保安队长冷汗直流的说道:“秦总正在五楼办公室,不过我好心劝你们一句,她现在正在和一个大人物谈事,你们现在上去若是打扰了他们,会死的很难看。”

“带路!”陈六合没有废话,转身向着电梯走去,黄百万则是挟持着保安队长跟上。

这时又有一些服务生和保安闻讯赶来,但看到眼前的情况,都每一个人敢鲁莽行动,只能老老实实的远远看着。

......

秦若涵今天晚上又真正感受到了一次那种无助与绝望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她父亲死去的那天出现过,然而今天面对来势汹汹的周云康,她再次感受到了。

面对周云康的咄咄逼人与凶神恶煞,秦若涵此刻简直恨透了陈六合,她本以为陈六合不是一个普通人,就算不能帮她解决了眼前的困境,至少也能成为她的支撑,哪怕仅仅是帮她壮壮胆子也好。

可结果,陈六合那个挨千刀的混蛋王八蛋对自己的事情根本就从没上心,这两天没有给予自己任何的帮助,就连一个最起码的态度都没有,连一丁点能让她心安的口头承诺都没有过。

秦若涵已经对陈六合不抱有任何希望了,在最后这个关头,依然是她自己独自一人在面对犹如财狼虎豹的周云康。

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只有秦若涵与周云康两个人,气氛无比的沉闷,坐在办公桌后的秦若涵脸色泛白,眼中除了浓浓的怨气与怒气,还有着浓烈的屈辱与悲凉。

反观周云康,老神在在盛气凌人的坐在真皮沙发上,架着二郎腿,叼着根古巴雪茄,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很有范儿。

而他看向秦若涵的眼神,除了轻蔑外,还有着一丝路人皆知的狂热。

在他看来,秦若涵就是他眼中板上钉钉的猎物,他不光是要秦若涵的万贯家财,也不会放过秦若涵的卓绝美色。

“怎么样秦总?时间差不多了,考虑好了吗?”周云康语气平和的问道。

“周云康,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赶尽杀绝!我父亲已经被你们害死了,你们现在还不愿意放过我吗?”秦若涵还在挣扎,她不甘心!

周云康冷笑了起来:“秦总,说话要有证据,你父亲死于车祸,那是意外。”顿了顿,他又道:“至于赶尽杀绝,说的有些过了,你这么一个才貌双全的美娇娘,我怎么舍得对你下狠手呢?要你让出会所,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哼,你们的好还真是让人心寒。”秦若涵怒目而视。

“秦总,多说无益,我希望你知道,人活着,其实不是钱最重要,有时候钱太多了也会成为一个拖累,如果人死了,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周云康说道:“我们黑龙会出两百万的价格收下你的会所,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要清楚,这会所可是能救你的小命!”

“你们这帮无耻之徒!”秦若涵怒不可遏:“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这会所是我父亲的心血,想要我让出会所?门都没有!我还真想看看你们敢不敢杀我!”秦若涵绝对是性子刚烈的小野猫一枚,不愿屈服。

周云康失望的摇了摇头,并不着急,而是冷笑道:“看来你还真的不怕死啊。”顿了顿,他话音一转:“不过,就算你不考虑你自己的安危,难道就不为你那可爱的弟弟着想吗?”

不等秦若涵说话,周云康就接着道:“我知道你有个弟弟,在国外念书,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啧啧,那你们秦家可就真的绝后了。”

听到这话,秦若涵再也坐不住了,愤然起身,她又是惊恐又是愤恨的怒斥道:“你们要是敢动我弟弟一根汗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呵呵,好说。”周云康把身前的一份合约推出,道:“签了这份转让协议,两百万会马上到你账上,你和你弟弟都会无比安全。”

顿了顿,他的眼神在秦若涵那曼妙的身躯上来回扫视了一下:“我认为,女人,特别是像你这么美丽的女人,不应该出来抛头露面,需要一个男人为你挡风遮雨,如果你跟了我,会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滚!你这个禽-兽,无耻下流!”秦若涵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满脸痛苦与绝望,她发现,在周云康的面前,她真的无法挣扎,她太过弱小。

她知道,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了,从周云康说拿出她弟弟做威胁后,她就没有了任何挣扎的余地。

她可以不畏生死,可她不能让她唯一的弟弟,秦家唯一的男丁受害,她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

“真是个可怜的女人,妥协吧,在我们面前,你没有任何谈判的资本。”周云康的眼中没有任何怜悯,只有一丝快感,他很享受这种摆弄别人命运的感觉,就像是毒品,让他食髓知味。

“是不是我签了这份合约?你们就能放过我和我弟弟?”秦若涵声音沙哑的说道,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当然。”周云康说道,心中却在冷笑,他怎么可能放着眼前这么一个美人而不顾呢?这不是他周云康的作风。

“好,我签,希望你们能言而有信!”秦若涵从办公桌后走出,一身夏奈尔新款的修身连衣裙让她的身段显得无比妖娆,修长雪白的双腿上裹着一双超薄的肉-色-丝-袜,纤细的玉足踩着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浑身上下充满了诱惑,看的周云康一阵血液翻涌,都有种冲上去扑倒这娘们的冲动。

不过他还算理智,知道一切淫-秽念头都要等到这女人签了这份协议才能实施。

就在秦若涵拿起那只沉重到宛若重俞千斤的钢笔、就要在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徒然,办公室紧缩的大门传来一阵巨响。

“砰!”的一声,竟然被人一脚踹了开来。

这突来情况,把周云康和秦若涵皆是吓了一跳,两人转头看去,只见门口走进了两个农民工似的男人。

“啧啧,秦总,你这门的质量不行啊,怎么轻轻一脚就开了呢?”突然出现的两个人,自然就是陈六合与黄百万。

陈六合倒也蛮横,连敲门这个步骤都省了,直接破门而进,当看到办公室内的情况时,陈六合心中微微松了一些,看来他来的还不算太晚。

“陈六合。”秦若涵脸上盛满了惊喜,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已经对陈六合不抱有任何希望的时候,这个家伙竟然如天降神兵一般的出现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陈六合出现的这一瞬间,她心中瞬间升起了满满的底气。

“你是谁?”经过短暂的错愕后,周云康很快镇定下来,眯眼看着陈六合与黄百万,他的屁股仍旧坐在沙发上纹丝未动,显然,似乎并没有把这两个放在眼里。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了。”陈六合轻轻一笑,大喇喇的来到沙发旁,一屁股坐在了周云康的不远处,掏出红梅烟,丢给了黄百万一根,自己叼起一根,唯独没有散给周云康。

当然,这样的劣质香烟,估计周云康这辈子也不会看上一眼。

“你能闯进这里,就说明守在外面的人已经被你解决了,不简单。”周云康打量着陈六合,他真的没办法从陈六合身上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陈六合呵呵一笑,歪头看着周云康,吐出一口呛鼻浓烟,旋即拿起茶几上的那份合约随意打量了一下,就嗤笑的丢入一旁的垃圾桶,斜睨周云康:“周老大,都说盗亦有道,可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趁火打劫?”

周云康不慌不忙,脸上没有半点惊慌之色,他靠在真皮沙发上,胸有成竹道:“这件事情似乎与你无关?奉劝一句,英雄救美的戏码只有在电视中才会出现,现实中,可是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

“英雄救美的狗血剧情我倒是真没想过,只不过我的目的和你大致相同,你是为了谋财劫色,而我是为了搏一个大富大贵。”陈六合声音平和的说道。

“想要大富大贵的路径有很多,可以偷可以抢亦可以骗,可你要把手伸到我们头上来,我保证,那会比抢劫押款车的风险来得更大。”周云康笑着道。

顿了顿,周云康又道:“知道我是谁吗?黑龙会的事情你也敢插手,就算你是财狼虎豹也能剁了你的狗头!”

“看来我们的和谈注定失败。”陈六合耸耸肩说道,这时,才有工夫看向秦若涵,嘴角含着一丝玩味笑容道:“怎么?就准备妥协了?”

秦若涵满脸寒霜的怒瞪着周云康,咬牙切齿道:“他拿我弟弟做威胁,如果我不签合约,他们就要对我弟弟下手。”

陈六合点点头,看着周云康冷笑一声:“你们还真是一帮毫无底线的衣冠禽兽。”顿了顿,他道:“好了,我们谈正事吧,周老大,我有个建议,你们黑龙会断了对这会所的念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