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美妇系列,食我大雕吧 新人爆照

阳光从办公台后的落地窗射进来有点晃眼睛。

杜泽明走到窗前准备拉上一部分窗帘,突然看到园心亭子里,林清柔拿着一条手帕正在一个男人身上擦来擦去,而且不知道男人和她说了什么,竟然眉开眼笑起来,那笑容如此灿烂,竟然是他从未见过的明媚。

“哗啦~”杜泽明用力地拉上窗帘,转过身时脸色已经变得阴沉无比:“方小姐,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们改天再聊。”

方嘉雯不明白杜泽明为什么只是转身拉个窗帘,态度就突然判若两人。可是面对主人的逐客令,也只好悻悻告辞。

林清柔和那个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亭子里,两人连比划带猜地互相交流着什么。

原来这个男人也懂一些手语,而且他正准备开发一种小程序,聋哑人只要用字输入想说的话就会读出来给人听。或是正常人打开程序的摄像头对着比手语的聋哑人,就会翻译出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这个想法让林清柔很兴奋,对着男人连连竖起大拇指,一双眼睛在太阳下闪着热烈的光彩了。

就在他们兴高采烈地交流时,一个突兀刺耳的声音却响起了:“没想到连三少的口味多年不变,只对有夫之妇有兴趣。”

“杜明泽,怎么是你?”男人抬头看到杜泽明出现在眼前,似乎感到很诧异。

“怎么,你勾搭有夫之妇的时候,就不问问她丈夫是谁吗?”杜泽明顶着一张英俊迷人的脸,却总是能说出气死人的话。

“原来这位是杜太太,我并不知道,只是刚好路过碰到。”男人耐心地解释着。

“真的刚好路过吗,只怕连三少是想来见见差点成为你老婆的女人吧。”杜泽明依旧摆着一张臭脸。

从杜泽明尖酸刻薄的话语中,林清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原来这个高大的男人竟然是连家的三少爷连诺。

在林氏集团还没有出事之前,连家和林家就有生意往来,关系匪浅,甚至曾想过联姻,而那时连家就只有连诺未婚,联姻对象也只能林家唯一的女儿林清柔。

这件事林连两家虽未正式提上日程,因为连诺当时正在国外读书,林家千金更不曾对外露过面,但是风声依旧传遍了整个上流社会,所以大家都默认了林清柔是连诺未对外公布的未婚妻。

没想到林家出事后,连家不但见死不救,所谓没公布的婚事也更是不了了之。

林清河当初也想过让妹妹死赖着连诺未婚妻的身份,以求取得连家的资助。但是连诺说起来只是连家的私生子,连家的继承人怎样也轮不到他,就算林汝柔嫁给他也谋取不到什么大利益,所以这才把主意打到了杜泽明身上。

杜泽明看到林清柔看着连诺的目光复杂,心里更加怒火中烧。

“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嫁给他?现在就当老朋友一样,在外面聊聊我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千方百计爬上我的床?”

林清柔被杜泽明当着外人的面这样羞辱,气得浑身发抖,但是她更怕儿子受到惊吓,于是紧咬牙关,抱起杜霖想离开这里。

路过杜泽明身边时,林清柔忽然抽出他口袋中的手机,快速打了几个字又再次放回去,然后抱着儿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杜泽明纳闷地拿出手机,只见手机备忘录里显示着一句话:你早上忘了漱口吗?一张俊脸变得更加阴晴不定。

“杜泽明,你这么对待你太太过分了。孩子都被你吓到了。”连诺开口道。

“不用你管,以后不许再靠近她。”杜泽明刚才气急败坏,忽略了儿子也在现场,现在后知后觉都不知道一会该怎么安抚他才好。

看到林清柔抱着孩子向家的方向走去,这才抱起儿童汽车跟随其后。

林清柔刚才又是担心找不回吊坠,接着又被杜泽明气得够呛,全身神经紧绷都快虚脱了。她费劲力气一路把孩子抱回家,打开门时,脸都是煞白煞白的。

“太太,你怎么了?出去一趟是不是中暑了,怎么脸都没有血色了。”张阿姨看到林清柔走进来的样子吓了一跳。

林清柔摇了摇头。

“刚才先生急冲冲地出门了,我还以为他去找你们了呢。”

林清柔似乎没有听到张阿姨说的话,抱着儿子径直回到自己房间,关起房门。

张阿姨很少看到林清柔这样,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正在犹疑间,杜泽明抱着玩具汽车也开门进来了。

“太太刚才回来了。在自己房间里。”

“知道了。”杜泽明放下汽车,也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砰”一声大力关上门。

这两个人肯定又吵架了,连杜太太这么温顺懂礼都能被气成这样,杜先生真是难伺候。

要不是娶的太太是个哑巴,换成一个会说话的,说不定吵到屋顶都能被掀掉。张阿姨无奈地摇摇头,对杜泽明的霸道脾气也算是习以为常了。

中午做好饭,只有杜泽明一个人坐在餐桌前。

“先生,要不要叫太太出来吃饭?。”

“别理她,她自己肚子饿了自然会出来吃!”

“可是霖霖不知道有没有吃饭,孩子可不能被饿到。”张阿姨耐心地解释道。

一听到儿子,杜泽明想起自己儿子面前失态还没有去安抚。赶紧走到林清柔门口敲了敲门,见没有动静,想推门进去竟然发现门被反锁了。

杜泽明暗自恼怒,让张阿姨拿来备用钥匙这才开门进去。

只见林清柔竟然睡得很沉,而杜霖正坐在旁边乖巧地玩玩具。

“宝贝,爸爸抱你去吃饭好不好。”

“不嘛,爸比凶凶。”杜霖转过身,整个人趴在了林清柔身上。

“妈妈正在睡觉,我们不要打扰她。”

“呜~我要嘛咪,不要爸比。”霖就是抓着林清柔的被子不放手。

被这么一闹,林清柔也醒了过来,本来她昨晚就没睡好。所以身体很疲惫,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她伸手轻轻拍拍儿子,温柔地安抚起来。


“就算你不想吃饭,但也不能饿着儿子。”杜泽明见林清柔醒了刚想发作,又怕再次吓到儿子,只好压低声音说话。

林清柔实在是困乏极了,只好拿过床头的手机打了一句话拿给他看:“你自己抱他去吃饭吧。”

杜泽明看她这样对儿子不管不顾的样子,莫名更加生气了。难道刚见了前“未婚夫”,就这样冷漠了吗?

杜泽明沉着脸,不顾杜霖的哭闹,强硬地把他抱走了。

刚把孩子安顿在在椅子,等把饭端过来,却又发现孩子不见了。

杜泽明暗自无奈,再次走回林清柔的卧室,果然看到小东西正摇着妈妈的胳膊:“妈咪,抱抱。”

“起来喂孩子,饿到霖霖生病到时候看谁难受。”杜泽明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知道,林清柔就是再倔强,面对儿子也不得不妥协,孩子就是她的软肋。

果然,十分钟后,林清柔牵着杜霖来到餐厅。她整个人无精打采的,但还是无比细心地喂杜霖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