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作者:魏清海 路遥人生高加林新传

前 言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路遥的一部以描写一个背负着沉重命运的农村知识青年在人生追求中的曲折经历的小说——《人生》,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并获得了“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被改编成同名电影后,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轰动全国。对中国当时的一代青年产生了深刻影响,其影响力也从此流入到本书《变》的作者的情感河流,灌注进其精神血脉……


为缅怀路遥这位为文学呕心沥血而英年早逝的中国当代文学泰斗,让他的“人生”活着,让他笔下的一个个原形人物活生生地在现实中拼搏……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天在变,地在变;山在变,水在变;人在变,时代在变……一切一切都在变。作者在自身丰富的人生经历的广阔背景上,贴近生活,贴近现实,从改革开放给中国城乡人们带来的巨大变化入手,依据作者的社会视角,全景式地再续《人生》:写他们在改革开放时期的历史进程中,对“改革与现实、理想与奋斗,爱与憎、情与理……”的惶惑、困顿和他们各自的情感挣扎;展现他们为自己“人生”的成功,顽强拼命所付出巨大的艰辛,从而歌颂了这代年轻人以事业为重,顺应时代潮流,抓住时机,奋勇前进的拼搏精神,个人的努力,借助时代的东风,他们最终实现了人生的宏伟目标……


高嘉林代表着改革开放三十年间那些渴望走出农村,摆脱终身被土地奴役的命运的农村觉醒青年。他热爱文学,怀着心中的那份梦想,不放过每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读书,教书,进城,当兵,回家……无论遇到怎样的境遇,为了梦想毫不妥协,兢兢业业,奋力笔耕,甚至卖掉粮食凑路费省城报社“把稿子亲自送到编辑的手中,不顾任何人嘲讽或打量的眼神”。坎坷的命运也使他的情路曲折,可同样也更能让他看透爱情的实质:任何掺杂着功利私心的爱情,终会利尽而散,最初的情感最真挚,真爱不容亵渎,金子般的心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了。命运把大字不识的刘玉兰推到他面前,可正是这个勤劳淳朴的他不爱的农村女子,成了他实现人生梦想之初的坚强物质后盾。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虽然精神极度苦闷,可是人生怎么可能十全十美?还好他遇到了贤淑的赵淑芬,风雨同舟,事业家庭双丰收。


刘巧珍代表了由中国传统的农村劳动妇女转变而来的新时代独立女性。她善良朴实,聪明能干,重情重义,坚强宽容。被深爱的高嘉林抛弃后,她对自身和人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选择了与自己同样的农村青年马拴,这对平凡的农村夫妻决心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响应国家号召,紧随党的农村发展政策,踏实能干 ,成为中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中率先富裕的典范。


张柯南代表了改革开放三十年间,由国企改制大背景下的时代工人转变的商海弄潮儿。下岗后他抓住机遇,兼并企业和创办实体经济,成为这个时代商界的佼佼者,因为不懂法而身陷囹圄;黄雅萍代表这个时代国有企业的失业人员,和农民工一起加入到中国的打工浪潮大军中……人物的性格决定了他们的最终命运。


作者重又使路遥笔下的“高加林、刘巧珍、张克南、黄亚萍……”等这些人物的精彩“人生”再现书中。长期的记者生涯使作者深味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也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城乡巨变。人物面对未知命运的那种惶惑和顽强,在情感面前的犹豫和抉择描写的丝丝入扣,真切感人。是不可多得的一部充满正能量的写实主义文学佳作。小说中逼真的描写,仿佛时空倒流,带读者重温了一把改革开放过程中城乡的巨变。全书始终昂扬着属于那一代人特有的拼搏奋斗精神,让读者精神随之振奋。时代在变,但是个人对自身命运的选择改变的努力从来没有变过,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从来变过。高嘉林刘巧珍这种为了改变自身命运努力拼搏奋斗的精神永远不会过时,本书特别对于青年一辈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精神加油站。
















引子


一连几天,天气阴霾,浓雾重重地压在空气中,压得人喘不出气来。


这些个日子,高嘉林垂头丧气,好像掉入万丈深渊一样,阴沉着脸,想起民办教师无情的被人顶替了;县委的工作也被人告掉了;昔日的同学张柯南也不知道躲在哪里了;徘徊在他们中间的黄雅萍,也没有再缠绵绵,离他而去了;再想想漂亮温柔的刘巧珍也嫁人了……此时,高嘉林的嘴唇不停地抽搐着,不由得潸然泪下,放声大哭起来,“真的没啥出路了,真的没啥活头了!”


“胡说!”德顺爷爷望着高嘉林一脸悲伤的表情,大声训斥道。


倏地,德顺爷爷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脸刷地沉了下来,继续说:“你才二十刚刚出头,时代在不断的变,你怎么能有这么些混帐的想法呢?如果按你这么说,我早就该死了!我,快七十岁的孤老头子了,无儿无女,一辈子光棍一条,但我还天天心里热腾腾的,我那不老的心仍然在燃烧,别说你还是个嫩娃娃哩……”


高嘉林望着亲爱的德顺爷爷那张皱得像核桃皮一样的脸,一双失去光彩的眼睛里重新飘荡起了两点火星。德顺爷爷两眼盯住碧绿的山脉,用枯瘦的手指头把四周围的大地山川指了一圈,“就是这山,这水,这土地,一代一代养活了我们。没有这土地,世界上就什么也不会有!只要咱们爱劳动,一切都会变,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娃娃呀!你不要灰心,你要坚强地站起来……一个男子汉,不要怕摔倒,就怕摔倒了你不爬起来……”


高嘉林抬起头,认真听着德顺爷爷为他指导的光明路。


停了一会儿,德顺爷爷望着嘉林不吱声,一直在悲伤中,又说:“娃娃呀!你是初升的太阳,要用你的青春去燃烧理想,去拼搏奋斗吧!一切都开始于迅速的行动。”


“爷爷,你的话给我开了窍,我会记住的,也会重新好好开始生活的。唉!我现在就担心高明楼和刘立本两家人往后会找我的麻烦,另眼看我……”此时,高嘉林哭成了泪人,哽哽咽咽地说。


“哭啥哩?真是没有出息的娃娃!爷爷相信你,你是一个争嚢傲气的孩子!人要认准自己的路,人生路上迟早会有收获的。”德顺爷爷像一个热血沸腾的老诗人,又像一个哲学家在教训着高嘉林,让他知道平凡人生的酸甜苦辣。


此时,高嘉林依然低头不语,一脸的铁青,眼眶里的泪水流个不止,手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划来划去。


就在这一瞬间,德顺爷爷内心里也充满着忧伤,这种忧伤他是不能表达出来的,“明楼、立本你不用担心,我敢指点他们,叫他们不要在背后捣你的鬼。唉!娃娃呀,巧珍,多好的娃娃!那心就像金子一样……金子一样啊!让你给丢了……虽然让你给丢了,但是这也是件好事,你不再窝在心里了。人生如一杯茶,不能苦一辈子,但总要苦一阵子的,一切都会亮堂堂的。”


突然,高嘉林一下子扑倒在德顺爷爷的脚下,两只手紧紧抓着两把黄沙,极其悲伤地喊叫着,那声音撕心裂肺,“我的亲人啊……我的青春呀!我的人生呀!老天爷,你怎么对我恁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