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给黑人受孕小说|耽美小受被塞道具bl_王浩陈

今天就想在视频上满足你一下,也算是感谢你那天帮了嫂子……”


我不知道老板娘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激荡不已,嘴上说:“嫂子你真体贴……”


老板娘有些羞赧的看了我一眼,说:“嫂子有三个第一次都给你了,以后你可得好好表现,知道吗?”


“啊?”我下意识的问:“哪三个第一次啊?”


老板娘红着脸笑了笑,说:“自己猜去……”


我想了半天,能想到的“第一次”一共只有两个。


至于第三个,就怎么也想不到了。


老板娘见我一筹莫展,笑着问我:“想出来了没有?”


我挠挠头:“嫂子,我只想到两个。”


老板娘羞赧的看着我,低声问:“哪两个?说给我听一听。”


我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半天才鼓起勇气说:“我想到的两个,是你第一次被男人亲,也是第一次亲男人的……”


老板娘瞬间羞红了脸,啐了我一口,道:“真不要脸!”


我尴尬的问:“我说的不对吗嫂子?”


老板娘双臂交叉在身前,气鼓鼓的白了我一眼,哼哼道:“好吧,算你猜对了,不过这才两个,还有一个呢?”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嫂子,我脑子笨,只能想到这两个……”


嫂子见我害了羞,笑着调侃道:“你一个当过兵的大老爷们,还会脸红呢。”


我都没意识到自己脸红了,被她这么一说就更觉得臊得慌,忙说:“嫂子,我这人脸皮薄……”


嫂子哼哼道:“你还脸皮薄?你都能答应帮别人把老婆弄怀孕,还有脸说自己脸皮薄呢?”


我顿时汗颜,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老板娘见我局促的很,便笑着说道:“嫂子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别当真。”


我急忙点了点头。


老板娘这时候红着脸问我:“想不想知道第三个第一次是什么?”


“想!”我几乎脱口而出。


老板娘抿嘴一笑,说:“你忘啦,中午嫂子穿什么跟你视频的?”


“纱裙……”我忙道:“特别薄的纱裙……”


嫂子点点头,羞赧的看着我,说:“嫂子第一次穿着这么暴露跟一个男人视频,你们陈总都没有这个待遇。”


说着,嫂子又问:“王浩,嫂子在视频聊天里好看吗?”


我又惊又喜,心说嫂子难道对我有意思了?这可是个绝佳的信号!


我点头如捣蒜一般,激动地说:“好看!特别好看!”


说罢,我又忍不住问:“嫂子,你为什么要穿成那样跟我视频啊?”


嫂子故意看向窗外、不再看我,羞涩的说:“反正都被你看光了,视频看看也无所谓。”


老板娘的话让我心跳如鼓。


……


抵达机场,我把车停在停车场里,便跟老板娘一起去了机场的到达出口,等了十多分钟,在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个打扮妖艳的美女,她看见老板娘,兴奋的挥手:“思佳!”


“莉莉!”老板娘看见她也格外兴奋,急忙快跑两步,与她拥抱在了一起。


我跟在身后,悄悄打量老板娘的这位闺蜜,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确实不假,老板娘的形象气质堪称绝美,她的这位闺蜜也丝毫不逊色于她。


这女人的身高比老板娘略高几公分,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当真是肤白貌美,尤其是那一双长腿,雪白无暇而又修长笔直,简直是模特一般的身材。


与老板娘乌黑顺直的秀发不同,她的发型是一头蓬松的棕色卷发,无论是发型,还是身材,以及穿着,都比我老板娘更加性感。


不过也是因为太性感的缘故,她比我老板娘少了几分雍容华贵的贵妇气质,看起来更像是暴发户的女人。


两人拥抱片刻,老板娘拉着她说:“莉莉,我都快想死你了,这次你来了可一定要多住几天!”


那女人笑着问道:“我待久了,你老公会不会有意见啊?”


老板娘说:“他能有什么意见。”


那女人嘻嘻一笑,道:“在我老公来之前,你得陪我一起睡才行,我一个人睡不着。”


老板娘点点头:“行,我陪你睡。”


我心里一下子失落起来,这个叫莉莉的女人一来,老板娘就不跟陈总一起睡了,那我哪还有机会接近老板娘?


正郁闷着,老板娘拉着她走了过来,向她介绍起我来:“莉莉,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王浩,老陈的司机。”


“王浩,这位是我的好闺蜜,吴莉,你叫她莉莉姐就行。”


我点点头,很是礼貌的说:“莉莉姐你好。”


吴莉上下打量着我,眼睛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芒,对老板娘说:“思佳,你老公这个司机长得很帅嘛,看起来身材也挺有型的。”


说完,她看着我,笑问道:“王浩是吧?你经常健身吗?”


我被她直勾勾的眼神弄的有些不好意思,点点头说:“我偶尔健身。”


老板娘笑着说:“人家王浩以前当过兵的,身材好着呢。”


吴莉惊讶的问:“思佳,你见过他脱光的样子?”


老板娘红着脸啐道:“瞎说什么呢你!这身材拿眼一看就看出来了。”


吴莉他一本正经的说:“穿衣服只能看出身体比例和骨架,只有脱光了才知道男人的身材到底好不好,尤其是胸肌、腹肌还有大腿,一定要亲眼看了才能下定论。”


我没想到吴莉说话的尺度这么大,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老板娘也有些脸红的说:“你一天到晚就没个正经,咱们赶紧走吧!王浩送完咱们还得去公司呢。”


吴莉点点头,走到我跟前,趁我不注意伸手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我被拍的措手不及,急忙往前跳了一步,回过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她却笑着手:“屁股还是挺翘的嘛!弹性很棒!”


我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烫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老板娘急忙说道:“行了莉莉,别逗人家王浩了。”


吴莉看我一脸羞臊,凑近了我,低声问:“小弟弟,你还是处男吧?要不要给姐姐一个帮你摆脱处男的机会?”


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应,吴莉的声音很酥麻,又吹着香喷喷的热气,让我整个人都有些不由自主的发飘。


老板娘虽然没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但看她这个架势,便急忙上前一步,拉着她说:“走啦走啦,你偶尔也控制一下自己,不要总是勾搭男人。”


吴莉抱怨道:“我去哪勾搭男人啊,你不知道老徐平时把我看得有多紧!我平时跟男人多说几句话他都要问个清楚。”


说着,吴莉感叹道:“这次是来找你,他才勉强放心,否则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允许我一个人出门。”


老板娘惊讶的问:“他平时管你管的这么紧?”


吴莉点点头,低声说:“老徐最近有点心理变态,上次被我查到他在我车上装了定位,妈的,老娘每天去哪、待多久他都一清二楚。”


“不是吧?!”老板娘惊呼一声,道:“我看老徐不是挺正常的吗?”


吴莉的声音很低,但我还是能听到她说话的内容:“我跟你说,男人的心理跟平时看起来没关系,最关键是看他在床上表现的怎么样,床上表现的越差,心理就越变态。”


说完,她又道:“老徐最近这一年,那方面明显不行,以前还能一周一次,现在一个月能有一次就不错了,而且表现的特别差,你都不知道我这一年日子过得有多苦,他不行了,就把我盯得死死的。”


老板娘声音羞臊的说:“你小点声,等回去咱俩私底下再聊,不然被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那有什么。”吴莉不在意的说:“谁爱听谁听呗,反正我在这地方也不认识几个人。”


说着,她声音压的更低,对老板娘说:“你老公这个司机看着真不错,比我初恋还帅,这两天趁我老公不在身边,你帮我撮合撮合呗?”


“你疯啦!”老板娘惊呼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急忙又低声斥道:“要是让老徐知道你跑到我这里搞婚外恋,他还不得恨死我啊!”


吴莉说:“谈不上是婚外恋,就是找个机会互相各取所需,之后谁也不认识谁,继续过自己的生活,这不挺好吗?”


老板娘气鼓鼓的说:“别瞎整,容易出事儿!”


“嗨。”吴莉一点也不在意,说:“难道我们就守着枯井旱死啊?”


老板娘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才道:“就你的歪理多,你要整去外面随便整,可不许在我家里乱来。”


吴莉笑着问:“怎么?难道这个小司机被你预定了?还是你已经吃进肚子里了?”


“瞎说什么呢……”老板娘羞臊的啐道:“我除了老陈,可没跟过其他男人……”


……


来到停车场,我为她们俩拉开了后排车门,两人都坐进车里之后,我才回到驾驶室。


我的老板娘坐在我的正后方,而吴莉则坐在我的斜后方,一上车她们俩就换了个话题,聊起了本地的一些特色景点,内容一下子变得格外健康。


吴莉跟老板娘商量出去玩的事情,老板娘说:“我们这边山里有一家非常棒的温泉酒店,抽空带你过去感受一下。”


吴莉点点头,兴奋的说:“我最喜欢泡温泉,尤其是户外的那种,感觉太棒了。”


老板娘笑道:“那真是巧了,我说的那家就是户外温泉,每个套房都有一个私密性很好的小院子,院子里有温泉池。”


“太棒了!”吴莉说:“到时候咱俩一起泡!”


说完,她又道:“对了,我老公有个好朋友就在你们这,也挺有钱的,前段时间买了一辆游艇,回头我找他借过来,出海玩玩。”


老板娘惊讶的问:“你会开游艇啊?”


“当然。”吴莉自豪的说:“我在美国考了驾照,专业老司机!”


我全程没有说话,把车开出机场。


把她们两人送到家,我没有下车,直接对老板娘和吴莉说:“嫂子、莉莉姐,你们先回家,我去公司了。”


吴莉冲我嘻嘻一笑,说:“路上慢点哟小浩浩。”


老板娘皱着眉说:“哎呀你这个人好肉麻!”


“这有什么。”吴莉撇撇嘴,对我眨了眨眼,那眼神中蕴含着巨大的挑逗。


老板娘这时候对我说:“王浩,你别理她,赶紧去公司吧。”


我点了点头,跟两人道了别,便开车往公司赶去。


刚开出没多久,我便收到老板娘发来的微信:“王浩,这段时间一定要跟吴莉保持距离,她如果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你一定不要理会,明白了吗?!”


我急忙回复:“怎么了嫂子?”


老板娘回我:“你别管怎么了,总之跟她保持距离就对了!要是让我知道你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我一定跟你没完!”


我心里纳闷,嫂子这是吃醋了吗?


晚上,我开车载着老板回家,老板一路上都在愁眉苦脸。


我问他怎么了,他对我说:“你嫂子排卵期一共就那么几天,结果咱们才刚成功一次,这个吴莉就跑过来了,真他妈烦……”


我尴尬的说:“实在不行,就等下个月……”


陈总摇摇头:“老爷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真的是等不起了。”


说完,他看了看我,道:“晚上我想想办法吧,尽量争取再来一次,如果这个月实在怀不上,那就只能等下个月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里暗想,如果老板再给我创造一次机会,老板娘会同意和我一起吗?


联想她跟我视频聊天时的刻意诱惑,我总觉得,老板娘似乎是对我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