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不哭坐下去就不疼了|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不过后来烧又起来了,我摸了一片退烧片吃了下去,我也不敢乱起来了,就躺在床上睡觉了,期间杨雪回来一次,想叫我吃饭,不过我那会太困了,就没起来了。


  我迷迷糊糊的睡到了晚上九点多,突然听到了外面一阵激烈的争吵,这争吵声音把我吵醒了,我隐约的听到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在骂杨雪。

  我摸了摸脑袋,烧已经退下去了,头脑也清醒多了,我就爬起来了,朝着门口走,就听到那男的求杨雪什么的,具体我也没听清楚。

  杨雪让那个男的滚,那个男的就扬言要揍杨雪,我有些紧张了,班主任挺瘦的,要是打架肯定吃亏,虽然我不喜欢老师,但是杨雪对我不错,我现在身体虽然弱,但是打架还是没问题了。

  我缓缓的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喝的醉凶凶男的正在拉扯着杨雪。

  我刚出来,那个男的就看到了我,顿时火冒三丈的说,杨雪,你就是贱货,原来你竟然给我带绿帽子,今天我打死你不可。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没有想到这男人竟然是班主任的丈夫,我刚刚准备解释,就听到班主任说,侯田,我们已经离婚了,而且这是我学生,你休要泼我脏水,你赶快离开这里,要不然我报警了。

  那男的顿时就火了,指着班主任的鼻子骂道,竟然跟自己的学生搞在一起,你要不要脸啊,还报警,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骚蹄子,不要脸的东西。

  说着,那男的就抓起杨雪的头发狠狠的抽杨雪的脸,这一幕让我瞬间回到了小时候,我整个脑袋都是我爸打小姨的场景,我拼命的锻炼,让自己变狠,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保护小姨。

  侯田狠毒的动作,以及杨雪告饶的声音,让我放佛看到的是我爸打的小姨。

  当年我就恨我自己不能保护小姨,而此刻的情形,把我的那段往事彻底勾出来了,梦中我无数次保护小姨,可是醒来后,发现那只是梦。

  可是眼前的一幕幕,好像历史重演一般,加上我的烧并没有完全退,所以满脑子都是要冲过去,我已经不管眼前的人的人是不是小姨,我只知道要保护她,我怒吼了一声,“我让你打。”

  说完,我就冲了出去,侯田看我扑了过来,愤怒的吼着,小瘪三,给老子戴绿帽子,还敢……

  侯田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整个人已经扑了上去,我放佛感觉不到身上的伤痕了,我一个健步过去,直接放倒了侯田。

  侯田本来酒就喝大了,根本反抗不了我的愤怒,我把他放到后,然后朝着他身上一坐,砰的一巴掌打上去了,我这么多年的仇恨都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了,噼里啪啦的打着。

  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我压抑了这么多年了。

  我啊的乱叫着,一巴掌一巴掌狠狠的抽着,侯田被吓得哆嗦着,不停的求饶,喊着杨雪的名字,说再也不敢来闹事了。

  可是我不管,我狠狠的打着,杨雪也怕我闹出事,急忙拦着我,把我给拉起来了,侯田吓得爬起来就跑,嘴里面还喊着疯子,疯子。

  我的双手颤抖着,嘴里面还嘀咕着,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那会小姨的事情对我影响太大了,杨雪急忙给我倒了一杯凉水,让我喝了下去,我才冷静过来,不过可能是出了一身汗,高烧好像真的好了。

  杨雪也被我这一幕给吓到了,急忙问我你怎么了?

  我摆了摆手,说没什么事情。

  不过刚才动手打侯田,身上的伤口又疼起来了,杨雪又从房间内拿出酒精帮我擦着,我也彻底缓过来了,杨雪一边擦着一边问我疼不疼,我摇了摇头,不过身体上的痛跟心理上的痛相比,的确算不了什么。

  她又问我还发烧吗,我摇了摇头,杨雪又摸了摸我的头,用她的头跟我接触了下,这才放心。

  杨雪问我是不是小时候经历什么?

  我不想把这段历史告诉给任何人,我低着头说没有,我低头的时候,才发现,刚才杨雪跟他的前夫争吵的时候,衣服都被撕破了,从我的这个角度看去,正好看到了杨雪那饱满雪白的胸部,还有深深的乳沟,我顿时口干舌燥起来了,呼吸都急促起来。

  杨雪似乎也反应过来了,急忙站起来朝着房间跑去,气氛有点尴尬,我竟然偷看自己老师胸部,还被发现了。

  等杨雪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我看看墙壁上的石英钟,天已经不早了,而且我的烧已经退了,也不好继续呆在这边,我就跟杨雪说,班主任,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说着,我就准备朝外面走,谁知道,杨雪小声的说了一下,杨旭,你,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吗?

那会我听到这话,真的是傻眼了,而且是从我的班主任嘴里面说出来的,我呆呆的站在那边,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雪也瞬间反应过来了,脸唰的红起来了,急忙跟我说不是我想的那样,她是怕她的前夫在回来闹事,还说她睡地板,让我睡床上,我一想杨雪虽然是老师,但是终究也是女人,要是她前夫再回来,她真没办法对付。

  我只能答应了,杨雪给我弄了一碗面条,炒了两个菜,我吃饭的时候,杨雪已经在客厅打地铺,跪在地上,整个屁股撅起来对着我,不知道怎么的,我的脑海里竟然出现了刘莹莹光屁股撅起来的模样,我下半身有点反应了,急忙低下头吃饭了。

  吃完饭后,杨雪就让我睡床上,我本来说我睡地上的,她说我烧才退了,加上还有伤,睡地上不好。

  杨雪就想问我跟刘莹莹的事情,还问我身上的伤是不是刘莹莹找人打我的,我说那些打我的人我都不认识,杨雪叹了一口气就让我睡觉了。

  半夜的时候,可能是止疼药药力过了,直接把我疼醒了,我浑身疼要死,感觉骨头都断了,疼的我直哼哼,而客厅的杨雪听到我这边动静了,急忙过来了,看着我满头大汗,急忙过来问我怎么样了?

  我疼得没法说话了,只能哼着,杨雪又给我找来点止疼片,让我吃了下去,不过还是很疼,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杨雪躺了下来,搂着我,轻轻的拍着我。

  从小姨被我爸赶走后,我很少跟女人来往,更别提被抱着,渐渐的我的疼痛也减轻了,不过却能感觉到异样的东西,就是感觉后背被两个柔软的东西挤压着,挺有弹性,这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我在小姨的怀里面。

  只是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知道是什么东西,下半身早就硬邦邦的,憋得难受。

  我睡得不踏实,杨雪可能是上课太累了,很快就能听到她轻微的喘息声音,我也不敢乱动,也不知道多久,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杨雪的大腿就敲到我身上了,而且顺势一弯,盘在我身上,正好膝盖碰到我下面。

  伤口的疼加上硬邦邦的下半身,简直让我难以承受,一直到早上,杨雪才把腿拿下来,我趁机眯了一会,早上闹钟响了后,杨雪问我伤怎么样,能不能上学?

  我感觉至少还得养一天,就跟杨雪说不能,杨雪点了点头说,安心养着,拉下的课她帮我补,我差点没跳起来,我拉下岂止这几天啊?

  杨雪做了点早饭,叮嘱我吃完再睡,然后匆匆上学了,我起来吃了点东西,又睡到几个小时,感觉身上的伤稍微好点了,醒来后,我又想着学校的事情,等我伤好了,刘莹莹肯定还会对我下手,所以我得在她之前动手。

  中午的时候,杨雪回来做饭了,又问我伤口怎么样了,我说不怎么疼了,估计明天就能上学了,吃饭的时候,杨雪就给我补这两天的课,结果我听的脑袋都大了,完全听不懂,杨雪也看出来了,就跟我说,你不能因为家庭原因就自暴自弃,你得为你自己将来负责。

  我听到杨雪跟我说将来,我感觉很迷茫,我还有将来吗?

  杨雪又开始教导我了,以前老师说这些,我早就顶回去了,可是不知道怎么了,我竟然无话可说了,杨雪让我先从基础学起,不懂的可以问她,我也不想让她失望,就点了点头。

  下午的时候,我就能勉强上课了,不过到学校的时候,我就看到有人对我指指点点的,我以为他们看我走路挺怪的,但是仔细一听,他们竟然说我爸是罪犯,说我妈跟人跑了,我顿时火了,怎么这么多人知道这事情了,我立刻就想到了刘莹莹那个贱女人,肯定是她,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救她了,让黑熊糟蹋算了。

  我从地面上捡了一根木棍就指着那几个嚼舌根的人说,妈的,有种你再说一次,这些人吓得连忙跑了,跑远了才说我狂什么,我气得直跺脚,我匆匆的赶回教室,准备跟薛晓晓刘莹莹她们两个撕破脸。

  我狠狠的握拳,这学校我可以不上,但是我也不会让你们两个好过。

  等我回到班级后,所有人都看着我,我怒气冲冲的,有个好心的女同学指了指我座位,又指了指后面,我这才看到我座位被人搬走了,而且那人正在后面撕我的书,我顿时就火了,朝着那边走去。

  那人似乎也感觉到了,转身看着我,我恶狠狠的说,谁他妈让你撕的,谁知道那人很拽,望了我一眼说,老子特么就想撕你书,你还敢打老子?

  “草泥马,你真的以为老子是软柿子啊,谁都敢捏啊!”

  我直接上去就踹了他一脚,他直接倒在地面上,还没有爬起来,我上去就踹了几脚,踢得他抱头痛哭,他急忙喊道着,“旭哥,旭哥,手下留情啊,我错了,我不该撕你的书。”

  我心道,这种货色的人都敢来找我麻烦,我虽然受伤了,但是打这家伙也没多少问题,我就停手了,准备问是谁派他来的,谁知道这家伙瞬间扑了过来,保住我的腿,竟然想把我放倒,嘴里面还喊着,“草你姥姥,你连熊哥的人都敢打。”

  他还以为能弄翻我,但是他不知道我从初中开始打架了,我直接抓住他头发,噼里啪啦的抽了几巴掌,然后喊道,妈的,还敢偷袭了?

  这家伙真的被我打怕了,急忙惨兮兮的说,别打了,我服了,我服了。

  不过我的心紧张了,按道理,黑熊不知道我才对啊,难道他发觉我了?

  就在这个时候,教导主任过来了,我们教导主任长得挺黑的,背地里面,都喊他黑炭,黑炭立刻就把我们叫出去了,训我为什么打架,我就指着我的座位说,这家伙把我书给撕烂了,我上学是来学习的,他把我书撕了,我还怎么学习,所以一时间气不过才揍得他。

  那个黑炭又问那个家伙为什么撕我书,那家伙支支吾吾的,他肯定不敢说是黑熊让的,这样就等于把黑熊出卖了,黑炭一看他不说话了,就说,整天不学好,还撕别人书,还想不想念了,回去写份检讨给你班主任。

  这黑炭说完那家伙又说我了,说我这事情应该报告给班主任什么的,我点了点头,他也让我写一份检讨给班主任,然后就走了。

  等黑炭走了后,我知道我得罪了黑熊了,我把我座位弄好了,结果也不知道谁报告的老师,不一会杨雪就来了,我有点尴尬了,怕杨雪说我,结果她看了看我哪几本书被撕了,就让班长跟过去了。

  不一会,班长就回来了,拿了几本崭新的书给我,我的心挺感动的,没过多久,薛晓晓才来,不过看我的时候,倒是幸灾乐祸的,我想应该不是她们干的,毕竟她们两个也怕激怒我。

  快上课的时候,我们班的那两个小混混突然找到了我,说熊哥有事情,晚上想请我过去一趟。

  我说我生病了,有什么事情,等我病好了再说,那两个混子就说熊哥可不是莹姐那么好说话的,班长看那两个家伙为难我了,立刻就呵斥道,张凯,何阳,你们两个干嘛?班主任说了,谁敢找杨旭麻烦,就直接报告班主任。

  我这才记住这两个上蹿下跳的小混混名字,两个人朝着我投来鄙视的目光,薛晓晓也嘲笑的说,原来是攀上班主任这个大树了。

  我也懒得搭理她了,不过我知道,黑熊肯定要报复我的,或许下一次要比现在狠了。

  下晚自习的时候,杨雪怕人找我麻烦,就跟着我,回去后,我们简单吃了点东西,杨雪让我先去睡觉,自己就开始批改作业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就听到杨雪轻微的叫声,我急忙出去了,看到杨雪捂着肚子,我急忙就问怎么了,杨雪脸憋得有点通红,我真着急了,就准备带她去医院,结果杨雪说,我这不是病,我是来那个了,这次太痛了,我急忙把她扶到床上,可是杨雪还是疼痛难忍,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这个时候,杨雪小声的说道,杨旭,你,你能帮我揉揉吗?